阅读分享 5 myths about the refugee crisis

原文:The Guardian Long Read: Five myths about the refugee crisis

Myth1: 难民危机过去了 – 尽管到达欧洲的人数减少了,但难民危机并不是从2015年开始,到2016年结束的。因为促成这个问题的原因并不是2015年开始,现在也没有被解决。欧洲国家阻拦难民的政策是恶化这个问题的重要原因,它现在还是很有问题。

Myth2: 可以区分难民和经济移民 – 我们大家都是(自己国内的)经济移民。「中国人在自己国家内部经济移民也有重重困难。」大部分欧洲人都对自己relocate的权利take for granted。实际上这是比较新的一个权利。历史上,移民一直是少数特权阶层才有的权利。(想想农户、奴隶。。)如今时间交通特别方便,但移民数量并未增长。还有统计说如今移民的移除国变多,目的地却变少。(这其实是全球化非常不均衡发展的结果。)

Myth3: 可以用人性的故事来感化大家,促进理解 – 报道溺水小男孩的事情,报道多了会引起麻木和自卫(媒体为什么老是跟我说我要为他们难过)。媒体应该更多报道一个一个人整体的故事。比如某人只希望能找到一份普通工作,忘记过去;另一个人希望为拐卖妇女做点事;还有一个人虽然很自豪自己的Kurdish身份,并且同情国内的政治运动,但他离开是因为他不想杀人。。。

Myth4: European values受到威胁 – 匈牙利官员说的“基督教传统受到威胁”忽视了欧洲一直是各种信仰并存的。而前EU官员说的“欧洲永远是开明自由民主的希望”之类的话,虽然有督促各国官员的作用,但是要做到一点改变,必须从认清欧洲存在种族主义这件事开始。中东和非洲现在的问题,历史上欧洲是有责任的。非洲的一些国家的人,他们的祖辈被欧洲人当奴隶,不当人对待;现在他们自己溺亡在逃亡中。

Myth5: 我们(欧洲人)无能为力 – 这一段不知道怎么概括。好几个地方写得很好,引用了汉娜阿伦特的话。

快速记感想(我为什么要在早晨写这个,果然来不及了啊)——

作为中国人,我对人权的概念还是很缺乏的。我很理解多数中国人觉得人家政府不接待你活该啊,凭什么要接待你呢?当年第一次读到罗素那个时候没有护照。他在欧洲大陆生活的时候有时候散步就散到隔壁国家去了。(忽然想起昨天听Reith Lecture的时候Margaret MacMillan提到说,战争也是促进公民制度的一个因素:要统计征兵什么的。)

加一句quote:

Any authority figure who says: “We should look after our own before we look after refugees,” probably isn’t interested in doing either.

我特别喜欢引申到本质问题(因为我想要相信我的原则)。如果世界发展没有那么不均衡,是不是战争和极权主义会消失。现在是发达国家把大家拒之门外,那么人们只好回去,要么被杀被奴役,要么杀人或者奴役人。(当然我说的是机会的均等,而不是毫无incentive的大锅饭经济。)

另外我和很多中国人一样,对欧美最终接纳的难民有一点点嫉妒(我知道他们经历的危险我们不能想象,但是仅就结果而言)。文中说到rightless people。这个界线也是有点难划分的。我没有自由言论的权利,我的信息可以被政府随意征用,如果对我有兴趣,肯定能有罪名把我监禁,我还安全的唯一原因是我默默无闻。和欧美人相比,我也是rightless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