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浆糊(倒出来,没有打错)

我看任何东西都只能看见自己在想的东西。(我的头脑宛如一团浆糊,什么放进去都会搅在一起。说好听点是融汇贯通。)

最近看的所有东西都让我觉得世界怎么在各个层面上都这么糟糕,而且没有解药。无形的大手在运作,个人的力量没办法改变什么。没法怪罪任何人或实体。

上周分两天看完了Dominion。这是一部介绍目前世界上的畜牧业的纪录片。我们吃肉吃蛋吃奶的时候总是想象那些动物的处境已经是尽量人道了的。实际上远非如此。这部片我只能说是听完的。我坐在电脑前,从头到尾基本上一半的时间都用手挡住屏幕,因为画面实在太血腥太残忍了(而这些是如今畜牧业的常态)。有些动物被用来养肉、有些用来下蛋、产奶、产毛等等。因为经济的驱动,下蛋、长肉的量远高于自然状态。那些母鸡看起来太可怕了,毛大片大片地掉了;那些用来养肉的肉鸡,则连站起来都很困难等等等等。看这部片的时候我想到(实际上纪录片结尾也点到了),人类对于动物的dominion,和人类对于别的人类的dominion,其区分可能只是一个spectrum,也许并没有本质区别。前一阵读了《汤姆大伯的小屋》,里面提到的把黑人奴隶的婴儿和父母分开,这种做法,和奶牛产子立刻被夺走的区分,其实也没那么大?

我在读《汤姆大伯的小屋》的时候想到,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奴隶是什么意义。小时候就知道我们要“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但我似乎自打有意识起就一直意识到,这种口号往往是反过来的意思,越是叫得响,就越说明我们其实也是奴隶。我发现我潜意识一直认为黑奴的问题只是他们在明面上都是低人一等的,实际上他们和我们一样,干活吃饭,永无天日(暗含着他们在争取什么啊的感觉)。卖来卖去又怎样?在我们这里恐怕还没人买我呢(!)。

美国过了这么多年,才承认黑人也有人的权利。有人的权利是什么意思?可以拥有财产,自我表达,自我实现。可是想想中国人的财产权也是很dubious的。国家如果想做什么还不是可以对你做任何事。

最近一个新闻是发现一个数据库,里面对女性都打了一个属性BreedReady,这和养猪的区别(因为使用了Breed这个词而显得)有多大?

再说回纪录片里看到下蛋的鸡或者养肉的鸡形体上已经和我们印象中自然的鸡很不一样了。我想到现代在城市中生活的人们,比如我。长期看着电脑因此视力很糟糕;肥胖、有腰椎间盘突出,跑500米就喘不过气来。更不要提心理上的扭曲了。我们看到的各种纪录片和国家地理摄影师镜头下的野生动物,形状各异,但各自有各自优美的地方。我的身体之于一个自由自在生活的健康人类身体相比,是不是就和Dominion里产蛋的鸡或者肉鸡之与我们印象中散养的鸡的对比一样。

然后,最近在《枪炮、细菌、钢铁》里再一次读到,人类的扩张带来了当地物种的灭绝。读到书里写从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人类扩张的速度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Firefly里提到Reaver出没的地带越来越广。Mal说:Getting awfully crowded in my sky。我想,对于动物来说(甚至后来对于面对殖民者的原住民来说),人类就是reavers。本来只在最北边出现,但是他们扩张得太迅速。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想到Zoe跟Simon解释Reaver的那段话:”If they take the ship, they’ll rape us to death, eat our flesh, and sew our skins into their clothing. And, if we’re very, very lucky, they’ll do it in that order.”忽然证实了!人类就是reavers。Dominion里都有啊!而且经常是不按这个顺序来的。纪录片里贯穿每一种畜牧动物的一个问题是,无法很有效快速地杀死它们。甚至,他们有拍摄到中国的皮毛业活剥皮的地方。我尽管一直遮着屏幕,还是看到了一点,不想记住。。。

Joss & feminism as in Angel S3 Ep 6 “Billy”

看了一下我的记录,这一集是1月20日看的。我非常喜欢这一集。我没想到男性作者写性别问题可以写得这么好。我目前听Dusted都是过一段时间听的,因为我觉得尽管他们已经很注意了,但是当集对下一集还是有点剧透。所以我往后看了几集后今天才听了这一集Dusted。里面提到这一集里Cordelia去找Lilah的那段场景,是Joss写的。我忽然对Joss写女性的风格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因为我很清楚地记得看到这个场景里Cordelia说你的睫毛我一看就知道是哭过以后匆忙补刷的,之后她们还用fashion knowledge对战了一下。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我忽然有点出戏,觉得有点过于夸张了。Lilah的一个眼睛都被打得睁不开了,还刷睫毛膏?然后她们对设计品牌的鞋子的知识有来有去地对战了好几个回合(我觉得那一定是夸张的吧!),看似也很没必要。听了Dusted我才知道,这一段是Joss写的。我才意识到这一段真的很像他。我超级超级喜欢Joss的,但我还是认为他有时候会纵容自己,特别是这种夸张的地方,或者有些俏皮话的地方。

经过Dusted点拨后,我也看出来这个场景里的一句台词也正好是Joss写女性的优点,而且是容易被人曲解的优点。(其实我有点理解如果你倾向于讨厌Joss你就会觉得那不是优点。)这里Cordelia先是在前面的对话里说Lilah是vicious bitch,然后对Lilah说:

No woman should ever have to go through that, and no woman strong enough to wear the mantel of ‘vicious bitch’ would ever put up with it.

Joss一直被奉为写strong women的先驱,rightly so。这就容易遭到怀疑和吸引找茬儿的人。这是因为Joss其实喜欢使用这些非常tropey的女性元素,比如研究fashion,或者说用”vicious bitch”这种词。说实话我也不喜欢鞋子和睫毛膏对话(主要是因为觉得太夸张,怀疑是男性误解下写的,但也可能是我对fashion太不懂所以才觉得太夸张)。但是我能欣赏把vicious bitch称谓当作武器的Cordy和Lilah。

从表面上来看,Joss的很多女性描写是非常传统的。比如他让海王说神奇女侠hot。甚至闪电摔到神奇女侠胸上来表现闪电的awkward和速度(一下子就站起来了人家甚至没意识到)。我的感觉像一个保守的家长,想对他说你干嘛不收敛点,让别人可以说闲话?但是Joss像一个有勇气反叛的孩子一样就是不肯听。如果我要找茬儿的话,BtVS第四季的Willow变得很强之后他觉得需要另一个女性来给我们sense of peril,因此才引入了Tara,我甚至可以说这一点(一定要有一个damsel)也证明了他是假惺惺的女权。Inara为什么要出卖身体?Kaylee为什么要甜美?Zoe为什么要对Mal那么忠诚?River为什么要保护?Saffron为什么很大程度上是靠美色行骗?更不要说黑寡妇生孩子的问题了。。。

对这些找茬儿,我可以从两点反驳,这两点是能把我说得心服口服的。第一:这些女性都不一样,那些品质也并不是她们唯一的品质。Tara并不是柔弱的,她的内心是强大的(好吧我个人目前觉得她没有柔弱时期的Willow强大);Inara的companion职业,更重要的是companionship,并不是一个姿色可以的女性就可以胜任的。而Inara在整个group里也是一种母亲般智慧的存在;Kaylee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的甜美和直率的组合;Zoe对Mal的服从并不是绝对的,如果说Mal会听取谁的意见,那最有可能的是Zoe;River是这群人里最超能力的存在;Saffron则是当时少见的女性反派。至于Cordelia,谁有办法把vicious bitch写成如此让你喜欢的角色?如果一个作者写一个男性强壮但有温柔的一面,没人会说他假惺惺,其实是男权至上主义者;但很多人看到Joss写女性或者温柔或者性感或者vicious bitch,就说他是假惺惺的女权。这么一想,Joss受到的也是我们女性受到的那种双标。

第二点反驳,则是非常简单的:我喜欢这种不是从“我要写个女权偶像”出发的态度。我真的没有看到过别人写的女性角色能超过Joss的。要是Rey有任何一个Joss的女性角色的十分之一水平我就谢天谢地了。

目前我最喜欢的Joss角色:Zoe, Buffy, Faith, Kaylee, Willow, Cordelia


顺便再表白一下Tim Minear(这一集的writing credit是Tim和Jeffery Bell)。看Angel的过程是我认识到他和Joss区别的过程,这个过程让我appreciate到他对Firefly的贡献。Tim有一种把所有情节都琢磨上升到哲学层面的倾向,并不是经常直接写出来,但是你能感受到他的剧本总是有一种冰山一角的感觉,90%是没有写出来的基础。

Ship like this

Ship like this, be with you till the day you die.

我简直可以发誓Mal也有这个镜头,但回头去拉了一遍Out of Gas的进度条竟然没有。

好几个地方他和Mal像得让我恍惚。

前几天看到的二则fanfic

Serenity (1908 words) by Lokei
Chapters: 1/1
Fandom: Star Wars Prequel Trilogy, Star Wars – All Media Types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Warnings: No Archive Warnings Apply
Relationships: Yoda/Dooku, Dooku/Qui-Gon
Characters: Yoda, Qui-Gon Jinn, Dooku
Additional Tags: Philosophy, Jedi Code

“Through passion, there is serenity.” – Padawan Qui-Gon的作文写得太好了。

There is no emotion, there is peace.
There is no ignorance, there is knowledge.
There is no passion, there is serenity.
There is no chaos, there is harmony.
There is death, there is the Force.

把Jedi Code全部反过来写:

Through emotion, there is peace.
Through ignorance, there is knowledge.
Through passion, there is serenity.
Through chaos, there is harmony.
Through death, there is the Force.

前几天看到谁转播的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的时候,有不少人(万级别的)在宗教一栏填Jedi。实际上这些人都是无宗教人士,但是这样填造成统计出的总体宗教率比实际高。

这让我想到我最近一直在脑中想象Jediism是我的宗教。先是因为最近半年看克隆人战争、canon小说、Legend小说,想到星战传说的来龙去脉(经常互相矛盾,把过去授权的作品推倒重来),让我想起年初听“《圣经》的故事”课程录音;然后是猝不及防在The Rising Force里被煽到意识到我真的是被激起了宗教感情。

我以前一直难以理解宗教感情,我从小的本能就是,觉得烧香拜佛的人是懦弱和势力的,略长大一些知道了基督教,本能觉得是权钱驱使。意识到信教人士是有一定道理的,那是年岁不小了之后的事情了。所以真的好像是星战第一个激起我的宗教感情。如果它要成为一个宗教,那是和世界上已有的宗教很不一样的。现在是无法也不会重现两千年前的思想文化现象的。(现在的,只会更好:)

Sugar and Spice (5269 words) by Lokei
Chapters: 1/1
Fandom: Star Wars Original Trilogy, Firefly, Star Wars – All Media Types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Warnings: No Archive Warnings Apply
Characters: Han Solo, Chewbacca, Kaylee Frye, Malcolm Reynolds, Zoe Washburne, Jayne Cobb, Simon Tam, River Tam, Wash Washburne, Jubal Early
Additional Tags: Crossover, Community: multiverse5000, Multiverse Challenge
Summary:

“Is that the ship that made the Kessel Run in twelve parsecs?”

点进去上面那篇文的作者的页面,看见一篇SW(OT)&Firefly的crossover。气氛完全不一样,但是写得超好。”You don’t go inviting yourself on other people’s boats. It ain’t polite.” 这对话根本就是原作水平啊!

Han和Mal的气质太搭了。


Partners in Crime by angelsaquero on DeviantArt

其实这篇日志的目的就是想推荐一下fanfic而已。我以为五分钟能写完的~

Browncoats Unite 外一则

Firefly当初没被FOX喜欢的事实说明……即使是我内心知道最真切的事实,即使是多多少少人共同知道的事实,在现实的世界中,也很有可能是不能用来解决问题的。另外,这种struggle也是它本身的美的一部分。

这不是悲观。懂我的人知道,根本的悲观和我是格格不入的。

Firefly被砍,和CE的离去,都是我心中的myth。后者我已经有可以接受的解答。前者则更说明了一些现实问题。

所有的Browncoat,十周年快乐!!

======

说是外一则,地位完全不比Firefly低。我从没想过,最初将我引入现在世界大门的星战,又要重获生命。当然这已经是来生,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

和很多粉丝不一样,我喜欢老三部的同时,也喜欢新三部。我也不喜欢僵化的台词和剧情。但我喜欢新三部和老三部不一样。只有明确知道自己的vision的人,才能作出这样的转折。这是我崇拜卢卡斯的地方。

我面前的墙上贴着以前手抄的诗句。其中的一句是:“如果你辛苦劳作已经功成名就,为了新目标,你依然冒险一搏,哪怕功名化为乌有。”我深深的同意。

Anyway,新的星战故事上一定不会比前传三部曲差了,我感到好奇和激动。激动是因为心底存放很久的东西被撩拨了。我并不期待原先的感动会重现。Again,这也不是悲观。

Finding Serenity

最近SFX的一个读者投票,选出了SF/F中最受欢迎的角色。第一名是Malcolm Reynolds。作为一个将近十年前在小银幕上面播了一季被砍的小剧,它压倒长期受欢迎的Doctor Who而获得第一,实在是非常感慨。于是想到把SFX采访Nathan Fillion的问题拿来做个问卷(必要的地方篡改一下问题……)。(这个偷问卷偷得……)

SFX:你(Mal Reynolds)赢得了最受欢迎SF/F Icon!
A:是啊,太好了!

SFX:过了这么多年,Mal Reynolds仍然这么受欢迎,你觉得怎样?
A:能够压倒现在正在热播的剧,这绝不是偶然的。(心里小声想:这就是经典……但又不想把“经典”这样俗套的帽子压在Firefly上。)

SFX:你觉得粉丝喜欢Mal哪一点?为何大家会喜欢他?
A:作为粉丝我想说,Mal代表了我的精神支柱!他是个永远不会被打倒的英雄,经历过最可怕的事情,却永远能站起来。对于中国的粉丝来说,反对中央集权的力量可能也会得到很多支持。
然而同时,Mal这个角色又融入了很多Nathan/Joss的幽默感。他们明察秋毫,却又有heart of gold。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达到的幽默感。

SFX:他会把坏人一脚踢到飞机引擎里,这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可是他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却为他欢呼。
A:前面说过了,Heart of Gold。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Doctor这么做我肯定不会欢呼。两者level不一样。

SFX:Mal和你有多像?(这本来是采访Nathan的……
A:Mal是一个很多层次的人。他的intensity应该是和我本身比较像的一部分。现在可以说我变得有点像他了吧……最根本的,他是一个有强大内在力量的人。无论是他轻松的一面还是严肃的一面,都有内在力量的支持。

SFX:Malcolm击败第二名the Doctor,你对此怎么感觉?
A:长久以来我一直更爱Doctor。不过我也一直怀疑如果Firefly是一部仍然live的剧,同时水准基本没有下降的话,也许我喜欢Firefly会多于Doctor Who。Anyway,要我在这两者之间选择非常难。

SFX:粉丝们一直吵着要Firefly回来,你对此厌倦吗?
A:没有。(很奇怪它为何没有回来过= =不过随着时间越久它越不可能回来吧)
[这里Nathan Fillion的回答是:I’m not tired of it yet. I wonder when that will happen? Maybe 15, 25 years from now?]

SFX:如果没有被砍的话,你觉得Mal现在会在做什么?
A:和Inara吵架?

SFX:作为Browncoat你最骄傲的是什么?
A:看到很多人和我一样喜爱Firefly。如果一个人说,我也喜欢星战,我基本上不能单凭这句话确定这个人是怎样的。但是如果谁说,我超爱Firefly,我会觉得很会心。

SFX:最后跟大家说一句话?
A:Keep flying, stay sh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