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 记录 UPenn Contemporary China Study EP17 Yasheng Huang

稍微记录一下。不求明白或记住多少了。

标题是Diagnosing China’s State-led Capitalism。嘉宾是一个口音听起来就是中国人,但是表达非常自如的教授——黄亚生。维基百科的页面上似乎看不出年龄。但是他87年到89年是Wold Bank的consultant,还是密歇根大学的教授。我觉得他的口音听起来像是在国内呆了半辈子的人,但是那个年代是美国大学的教授,说明他应该没有在国内经历文革?或者也有可能是80年第一批出国?以上是我看到这个年龄的中国人的简单疑问和猜测。

他说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程度特别深。和印度相比,中国的经济发展好很多,但这不能说国家资本主义强大有好处。要拿中国和印度相比来衡量国家资本主义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要把其它因素去掉。然后我听得走神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做控制变量法研究。但是他说中国发展得好主要在于中国对人力投资做得好,人多(而且便宜?)、识字率高(不知道这一点是不是我脑补的)、医疗(相对印度)更健全。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从来没想过国家对我培养很好,我只觉得处处受限、处处过得担惊受怕,不敢说话,不敢作为。他说这一点,历来的中国政府都是这样的。我不是很确定我完全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但是呢,我觉得现在世界上盛行的中国威胁论:比如中国IT行业普遍996,可以赶超硅谷;比如中国不注重隐私,所以大数据AI发展可以更快;那么现在这里在说,中国国家资本主义,不需要经过什么决策消耗,所以效率高。在我看来,这些论点都是西方人的恐慌。人一恐慌就忘记了推理和原则。中国的经济腾飞是否能颠覆“市场调配效率最高”的经济学原则,这个问题可以研究一下?(这里有提到谁谁写了一篇这方面的文章的,我当然没看,有缘撞见的话也许看一下。)

然后这个嘉宾黄老师,忽然攻击了一通上海。原来浦东新区的发展,是建立在向农村征税得来的。这里我想说,想请教一下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怎样确定这方面的财政拨款来自农村?以前读《中国农民调查》我知道有个什么剪刀线,八九十年代的确农村被剥削得很厉害。黄老师说,胡锦涛读了《三农问题》流泪了。也许看看那时候的财税情况,会看到农村缴税多于城市?然后他说,深圳的发展和上海比,就自给自足得多,因为那边(政策宽松)有更多的私企。另外,整个中国限制农村私企,唯一不限制的是浙江。所以温州小商品全世界闻名。他说阿里巴巴来上海,不被支持,所以去了杭州。上海追求国际大企业,像大众这样的在欧洲有问题的企业在上海得以落户,得到了中国市场。我忍不住质疑大众的排放问题好像是最近几年内出现的,而节目中黄老师也说了落户上海是九十年代的事情?我质疑这些不是因为我想维护上海,而只是想确认那些支持的论据。

更加meta一些的问题:黄亚生说,他在美国算是略偏左的知识分子,在中国是完全的右派。他说他不是无条件支持市场经济的,彻底的市场经济是lunacy(他真的说了吗?写下来后感觉有点怀疑了,但又不高兴求证)。他说国家经济在过渡时期是绝对必要的(也许这是他的意思:国家发展时期不能完全市场经济?)。他举例韩国和台湾说他们发展的时候也是国家经济,但体现在private sector上。我听了好几遍前半小时的节目,其实我不明白private sector上的企业为什么算国家资本主义。但是节目的最后他提到了安邦集团,也许这是他的“私企国家资本主义”意思,安邦集团是私企但有很强的政府连接。

真的挺想理解一些经济学的事情的。我记得八年前第一次辞职的时候,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想知道世界是怎么运作的。过了这么多年我才渐渐明白,也许经济学能回答我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