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碎片关于Sinica podcast w\ 查建英 – activism in China

我觉得这一期节目很引人入胜。主要是因为这是我关心的话题吧!他们提到的moderate liberals(你直接说无能懦弱liberal好了),其实就是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个华裔记者& activist家属的角度,就和以前那堆学者外交官什么的很不一样了,不再讨论美国应该怎样怎样(engage?decouple?)。对我来说这个角度挺惊喜的。

我就想记一个细节:他们提到了海外华人dissident内部吵架这么厉害。Kaiser还说最凶的吵架就是这些人里的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也没什么人可以讨论。查建英回答说,you are the mirror image of your enemy. 她说这句话的一瞬间我好像忽然明白了。感觉这个问题她显然有很深的了解(这种人我毕竟一个也不认识)。她说,在集权主义下的人,出来后自己也带有集权主义的味道,对人不信任和尽量去理解,看事情非黑即白,默认接受权力hierarchy等等。她说得很spontaneous,感觉她一定是个很好的作者(惭愧从来没看过她写的东西,她哥哥的名字听说过,但我没仔细了解过,就是因为以为是那种好斗但无用的dissident)。然后Kaiser说了一堆也很有道理,(但第一次觉得Kaiser说话的spontaneity被比下去了:))他说他听说就是这个制度下会真的表态反对,一般都是性格有这种倾向:egoistic或者好斗的之类的。查还说,在美国的华人有很多川普支持者呢!很多人自己是移民,却不同情穆斯林,甚至受不了metoo。我也第一次意识到,这种现象和“反华华裔移民爱内部吵架”是相关的现象。


好了打开这一篇是想记上面那些。那么忽然联想到别的事情。前一阵看了大法官Ginsburg的纪录片RBG。一个感想是,因为我们觉得人人平等是应该的,所以女性遇到不公对待,即使是RBG年轻的时候,也是碰了钉子才意识到女性受到了多么不公的对待。这里要说的是另一个感想,就是RBG的态度一直是坚定低调的。她说她控诉不公的时候:

“Well, [I respond] never in anger, as my mother told me. That would’ve be self-defeating. Always as an opportunity to teach. I did see myself as a kind of kindergarten teacher in those days. Because the judges didn’t think sex discrimination existed.”

这个态度我太赞成了。我觉得提得太少了。我觉得现在的世界太分裂,也是因为缺少这样的态度。我们需要振奋人心的rhetoric,更需要这样沉着坚定的力量。为什么在华人反对者里,不能有这样的力量呢?

“记一个碎片关于Sinica podcast w\ 查建英 – activism in China”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