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ica 两位大使的采访

就随便记录一下。我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主要是目前刚听完有一种神秘的冲动想要记录。今天在家工作所以有时间洗菜、边洗边听。)

Jorge Guajardo在2007到2013年期间担任墨西哥驻华大使。David Mulroney在2009到2012年期间担任加拿大驻华大使,此前他有很丰富的和东亚打交道的经历。

关于态度改变。Guajardo大使说,他会出席一些记者招待会,一般都是很友好的soft ball question。那种招待会最后,总是会问他,你觉得中国能向墨西哥学习什么。他会回答,没有什么,我们是来增进贸易的,不是来授课的。在他任期的最后几年,他注意到这个最后的问题变成了:“你觉得墨西哥可以向中国学习什么?”他的回答还是,没有什么,我们不是来学习的。Mulroney大使说,有时候发生了什么摩擦,公开场合下,官员们会跟你讲party line,但是结束后他们往往会单独送你上车,这段路上会私下说几句客气话。但是也是在他的任期的最后一阵子,这个送你上车时的客气话没有了。

Guajardo说了一句别人说的话:Trump is not the President America deserves, but he’s the President China deserves. 他说他不赞成川普做的大多数事情,但是他觉得对中国的态度是有作用的。他不赞成美国退出巴黎公约,但是以前中国会说,你看你需要我们和你们在气候问题上合作;他不赞成美国直接和朝鲜谈判,但是现在在这件事上不需要看中国脸色也蛮好的。他还说中美贸易受阻后,其实对墨西哥是有好处的。在对中国的问题方面,别的国家都是采取投机态度,希望别人出头。如果英国和中国吵架,法国会想办法从中获利(换成别的国家亦然)。大家并不团结起来。而川普显然也不是build coalition的类型。

这期节目是12月录的,问到华为的事情,Mulroney大使说,他感觉中国人并不明白美国和加拿大的关系,好像中国人觉得只是权力依附关系(因此以为可以用要挟的方式使加拿大改变立场「说明一下这里有一个有点关键的词我没听懂,部分猜的」)。加拿大和美国的确有很复杂的关系,但是引渡问题是一个法律流程,不可能不遵守的。这位大使之前还稍微批评了一下Trudeau对中国的无知。他还说加拿大保守的党派对中国太敌意,民主的党派对中国太天真。

记完上面这些,再去看了一下官网的highlight,发现我的注意点和highlight重复率挺低的。这里面提到的我前面忘了提的我觉得有意思的只有墨西哥大使说,在川普之前,好像一直有一种默认的规则是墨西哥会和美国一起抵制华为。川普上任后墨西哥忽然不再抵制华为了。墨西哥本来就不认为自己的安全收到威胁。但是我觉得podcast里他并没有分析为什么。那么作为一个layman我想很可能是川普对墨西哥的态度(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except North Korea)让墨西哥觉得没必要配合美国了吧!这么说来,川普对中国的强硬态度得到的一点点成效也被在墨西哥的效果抵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