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年写的Dollhouse第一季记录

我在整理文档,发现我09年写的Dollhouse的记录好像没发过。我现在对Dollhouse仅剩的印象是Eliza Dushku每一集变一个人很惊艳,和在这里认识了Olivia Williams。我忘记剧中DeWitt是不是英国人了,但是和Giles一对比,Joss挺喜欢搞一个英国人来做权威的角色呀。

下面是原文(写得又无知又幼稚,我自己都好奇了:

大神的新剧Dollhouse

 

一个月内一口气看完Joss Whedon的新剧Dollhouse。看的时候很入迷,有时候甚至很动感情,但是看完后仔细想想,其实能给这样部剧的最好评价也许就是:我就喜欢这样的娱乐啊!

 

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和我小时候一样,会想到“为何我是我”这种问题。现在,电脑给我们一个实现想像的办法:把电脑的主要外存储器换掉,电脑就变成了另一台电脑。Dollhouse的科幻设定是有这种技术来对人进行洗脑。电脑换硬盘还有程序对硬件的适配问题,人脑换来换去岂不是问题更多?除去存储在大脑里的记忆,还有什么可以identify一个人东西吗?内心、灵魂真的存在吗?

 

认真考虑上述哲学问题是很困难的,我也从不鄙视娱乐,因此大胆想象一下,娱乐一下是很好的一件事,特别是这件事交到了Joss Whedon这样的人手里。

 

慢热的上半季

第一季(1到12集)里,前半季像是在慢慢引导观众了解剧情设定,了解Dollhouse这个机构如何运作,里面的主要人物的性格特点等等。一般一集一个故事,讲Echo为主的Dollhouse中的Doll的一个任务,遇到了什么困难和危险,同时埋下一些伏笔。Joss Whedon定律一:先用情节抓住你,或新奇,或搞笑,或动感刺激,或紧张悬疑,或暴力性感(或这几种的任意组合),等到你上钩了,却发现感情也被抓住了。这些任务看起来套路比较明显,这些Doll被植入某种professional的记忆,具备一些高级技能,为Dollhouse的客户服务,有的任务非常危险,最后一般都能死里逃生。看惯了这种片子的人应该会觉得平淡无奇,因此Joss Whedon加入了一些不大常见的元素,比如True Believer这一集。

 

Joss Whedon定律二:愿意利用“无知信仰”题材,有时候会创作出有点奇怪的episode。Firefly中是Safe,Dollhouse中是True Believer。我想像有些观众会看得很不耐烦。

 

对我来说第一个精彩点是在第三集Stage Fight。Echo(被植入唱歌和武打天赋)被派去假扮伴唱歌手,暗中保护一个女歌星。其实,雇佣她的是歌星的manager,希望保护歌星的人身安全是为了挣钱。Echo进入后发现,歌星的安全隐患来自她自身。如果Echo任务失败,我相信Dollhouse也能理解。但是,最后她以让所有人都无比惊惧的方式,一方面扫除了威胁歌星安全的外部危险,一方面也从内心让那位生活空虚的歌星认识到希望。她显示出了惊人的理解任务和解决急转直下情况的能力。这其实是我最喜欢的影视剧情节的pattern。

 

可是看到这里,又不免让人对人物的喜爱有控制,因为令人赞叹的Echo,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她回Dollhouse之后,就变为了另一个人。这让人很难去真正喜欢一个人物。而Dollhouse这个机构,干着洗脑的事情,并不能让人去喜欢。虽然其中的人,都很令人赞叹。由英国女演员Olivia Williams扮演的头目DeWitt是个强势又有能力的女人,但并不是心狠手辣没有人情味的那种,这个角色很有趣,说着Joss Whedon标志性的幽默台词,还富有英伦风情。Echo的handler Boyd是个正直有头脑的黑人,新加入Dollhouse,其实我觉得他代表一般观众的角度:一个正直的人如何听说Dollhouse,到有控制地赞同他们。Dollhouse中还有一个可爱有趣的年轻科学家Topher。Joss Whedon定律三:会有一个可爱的技术专员。他不一定对整个team的总的方向最感兴趣,喜欢揶揄同伴,他会在team上完全是因为他个性轻松,看似漫不经心但却是个天才。他对自己的活儿很有passion也很专长。Dollhouse中是Topher,Firefly中是Wash。

 

精彩的下半季

下半季每一集都非常精彩,几乎每一集都有让人惊叹的转折。(而且Joss Whedon的电视剧总是充满了幽默婉转的台词,都说得很快,一般我都得不断定格回放。)不过回想我看过的不多的美剧,我感觉引入众多角色,到处埋伏笔,随时把一个无害的人物拿出来reveal一下他们的底细,这其实是写美剧的基本功。所以我怀疑看惯美剧的人会觉得没什么好惊叹的。但是我还是刘姥姥了一下,很多转折都让我很吃惊。其实,有了能洗脑的设定,什么可能性不存在啊……

 

这些让我惊叹的情节,有些很让人伤心。当正直的帅哥FBI探员越来越深地被纠结到调查Dollhouse的故事中去,对真假完全怀疑的时候,他和女邻居的那段感情很美。而我刚刚在赞叹Joss Whedon懂得什么是牵动人心的感情的时候,就被他后面的故事打击到,这些都让我作为观众感到很被挑战。

 

其实想想让人惊叹的下半季,曲折情节也有很多漏洞的。但是电视剧作者的工作就是把你的注意力引向他要的地方,漏洞要么就不补了,要么以后可以作为伏笔重拾起来。我感觉这些对于作者来说,只是技术问题。Joss Whedon真正吸引我的地方,是从两个层面出现的。表面上一般故事都很吸引人,台词很幽默,有时候很有深意。在这个表面之下,是一种和我相符的气场。也许人除了记忆(用来欣赏情节)和思维(用来分析情节,理解幽默台词),真的还有一种东西叫做soul吧。

 

所以整个下半季,我倒是对比较平淡的第十集Haunted印象很深。这集讲了Adelle DeWitt一位死去的朋友雇佣Dollhouse的玩偶,注入自己的记忆来追查自己的死因,展现了一番人情世态,亲人爱人之间有时候让人无奈的地方。也让人不免觉得,要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死后看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安排一些补救的事情,让自己死而无憾就好了。这一集的最后DeWitt握着她朋友(在Echo的身体里)的手看着她变为Echo,其实也就是看着朋友真正死去,让人很感慨。

 

另外不得不说,Echo的扮演者Eliza Dushku很赞。植入记忆之后她就能摇身一变,一会儿是穿西装的professional,一会儿是瞎眼的弱女子,一会儿又是性感毒蛇。当然其实这些巨大变化和化妆穿衣有很大关系。真是只要底子好,穿什么,化什么妆都好看(不知为何她的photo shot看起来都很plain,包括promo照片和海报。其实电视里她很漂亮。)。我觉得Joss Whedon很喜欢这种年轻强势的女性形象。Joss Whedon还喜欢东方元素,Firefly和Dollhouse都看得出很多东方元素(比我们自己的中国元素好看得多我觉得……)。另外他也非常喜欢和合作过的演员合作。(因此和他合作过的东方强势年轻女Summer Glau在终结者电视剧结束后很有可能加入Dollhouse。)Dollhouse中有很多Firefly中看到过的演员,而好几位主演也都和他合作过。很多小角色也是FF中的小角色,(当FF中演Badger的演员出现的时候,真是有喜感。Joss曾说过,有些演小角色的演员是他的秘密武器,他经常拿出来用。)其中最重量级的恐怕就是最后Alan Tudyk的出现吧。我感觉Joss Whedon是个神奇的人物,不管是演员还是粉丝,都能对他非常忠心。(其实我没看过Buffy和Angel就来总结定律不够格,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很有个人风格的编剧,让人不得不去想这些……)

 

Joss Whedon很喜欢女性角色(我真想称他为腐男)。不过他的男性角色也有一些很值得喜欢。可爱的Topher和性感的Paul Ballard都可以收入后宫来着。

 

Joss Whedon定律四:不知为何东家Fox电视台,即使不把他的作品完全打乱了顺序放,也起码会把Pilot放到最后放以防观众及时了解整个剧的背景和他的创作意图。于是我不知哪里有看这部剧的pilot和被挪到DVD里去的最后一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