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VS看第三季之前

从各方面得到的暗示来看,目前我看完第二季虽然已经进入了茶饭不思的obsession状态,但Buffy the Vampire Slayer这部剧最让人难忘的部分还没开始。我不知道以后是怎样的走向。我想在继续看第三季之前先把目前的感想记录一下。我已经两星期没有按照平时的习惯天天听各种podcast(新闻、娱乐、编程、音乐等等),而是一直在听Dusted。这几天一直想把第二季想明白了、充分体验了再继续看。我的“充分体验”就是在自己博客上唠叨。但是我已经干坐了好几个晚上了都不知道怎么写。这部剧好看的地方在于每一处细节选择,和人物塑造。所以今天再试试看从人物角度来说说吧!

看到第一季的后半部分,我开始意识到。。。Buffy这个角色对我的吸引,和Luke对我的吸引很像。如今的“打女”影视形象,只追求“看似柔弱但很能打”的对比。Buffy也有这种看似非常娇小但有强大力量的对比效果,但这只是一笔带过的表面。英雄角色本身是很难写的。能让我满意的英雄角色更是很难写的。看完两季Buffy后,让我最感动的是Buffy本人。或者说,最感动的是Joss把成长、勇气、力量、leadership、romance、自我牺牲等等这些全都毫不吝啬地都给了Buffy。今年初看到朋友写的星战评论而意识到,有些我最喜欢的角色,我喜欢的地方纯粹在于他们的勇敢和善良。这些品质你容易take for granted,然而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虚构作品中,其实都是很少见的。一个作者/编剧能抵御住别的诱惑把自己的主角写成这样,是很难得的。就如一个人能抵御住别的诱惑,保持勇敢和善良也是非常难得的。我做不到,但是有这些角色在,让我还不至于完全迷失方向。

我喜欢Willow!!不知多少是演员的气质多少是剧本的因素,她的graciousness如此坦诚。我觉得Willow都某些地方和Firefly里的Kaylee很像(但又很不同)。她虽然是socially awkward,但不至于过于self conscious。。或者说她对自己对awkward很坦诚,就像她对任何别的事情一样(这和Kaylee跟Inara告别时说“Have good sex!”性质差不多吧!)。比如说她单恋Xander却能鼓励他追求Buffy,我完全能体会她是那种自己早就明确面对过自己对感情并且作出了坦诚的选择。她和Kaylee都是普通有点nerd的女孩的榜样呀!Willow和Buffy两人我都特别喜欢,我也特别喜欢两人的关系。这是真正的好朋友关系,可惜我学生时代只尝到了因为竞争压力而走到一起的朋友关系。有时候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方面有点像她(自大一下),我会得出结论认为既然把某人当朋友我就应该怎样(比如assume the best),我会fall back到一些我觉得久经考验的原则上,比如要与人为善。我可以想象在剧中我们没看到她的时候,Willow就是这样面对自己的。但是我十六岁的时候,绝对做不到。我还特别喜欢Willow和Buffy的关系。我喜欢S1 finale里Buffy得知预言后跟Giles和Angel大发脾气,但是看到脆弱的Willow后又获得勇气;我也喜欢S2开头Buffy状态不对,Willow也很敏感地觉察出来了。她对Xander说,Buffy has never been mean。。。S2 finale里,Xander对Buffy想要施咒语的目的小人之心,引发Willow跟Buffy在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脏话。

Xander这个角色,多数时候我是比较喜欢的,但是S2 finale里他的行为不可原谅啊,(而目前我脑中印象最深的是S2 finale)。Dusted的两位主持人抱怨了好多次不该写Xander对Buffy还有romantic的感情,他们希望能写成他为Buffy做的事情都是出于友情就好了。我自己的感受是,好朋友的感情和爱慕之情有时候很难区分。有Buffy这样一个光芒夺目的朋友存在,我觉得周围的人都多多少少爱上她很正常。如果落入“我像爱姐妹一样爱她”,然后可能再来个女朋友误解吃醋的俗套,那就品味低很多了。现在我的head canon是Cordelia知道Xander对Buffy和Willow的感情。但她没法站出来挑战,因为Xander是诚实地自发有那些感情的,这样的状态有一丝悲剧的感觉,我觉得更好。然而S2 finale里Xander的两个选择我不能接受。一处是他如此反对再次施Gypsy’s curse,给人的感觉他的动机不纯。动机不纯也就算了,更让我生气的是他说Buffy只想找回Angel,这种说法也太低估她了。同样的,他后来决定不把Willow嘱托他的话捎给Buffy。Buffy知道还是不知道Willow在重试咒语,结局很可能是一样的,但是Xander难道觉得Buffy知道Angel回归的可能性后,就没法行动了吗?我不知道Joss这样写的本意是什么,但是在我看来Xander这样做,和现实中很多男性即使爱上了女性,却不给女性配得上他自己的爱慕之情的尊重一样。

我很清晰地记得我看Firefly时,很不喜欢Jayne。然而在Ariel那一集的最后五分钟里,忽然完全转变。Cordelia也是一个开头我非常讨厌的角色,然而现在越想越觉得这个角色这样写太厉害了。一个bully女孩很容易被写成只爱好虚荣,头脑愚蠢那种(第一季开头真的有这种倾向。第一季的很多地方都有点探索、并不很明确知道走向的感觉。)。Cordelia对自己的mean girl性格非常坦诚,只有头脑清晰的人才能这样坦诚,到后来觉得很可爱了。不过我还是不很get她和Xander的chemistry。她加入主要角色的圈子后,有时候可以起到自嘲的作用。比如”I only have eyes for you”这一集,一个point就是校园冤魂和Buffy的相像的地方。Buffy悟出了冤魂想要的是被原谅,同时Cordelia说了一句:overidentified as such?一下子把剧本self indulging的倾向全化解了。

好了Giles,没有人不喜欢他。我也特别喜欢他和Buffy的关系。第一季一开始他俩,一个是book nerd,是clueless的英国人,另一个是典型高中生,要参加拉拉队选拔。两人的关系一开始没有那么顺利。然而到了第二季后半部分,他俩的关系是最可靠的。好几次Giles在Buffy和Jenny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Buffy。而Buffy也把Giles的需要放在自己的需要之前。Innocence这一集里,发生了那么多,Buffy最后问Giles是不是对她很失望。Giles说,你觉得guilty我没法帮助你。但是你永远会在我这里得到尊重和支持。Anthony Head的演技感觉是在这群小朋友之上。SMG感觉是在掏心掏肺地演,但头叔是轻而易举地在演。这也很符合两人的角色的状态。

我觉得第一季的反派Master有点过于camp。他的目标也就是可以走出他被禁锢的区域,然后可以大闹世界。对我来说他的威胁一直有点抽象。第二季开头反派是Anointed。Spike和Drusilla出现后,一开始要为Anointed效力,失败后一下子把Anointed晒死了,unceremoniously。但Spike这个wildcard真好看,让位给Spike非常值得。然后Spike的地位又被Drusilla抢走。后半季里,反派的hierarchy又被改写,最大反派成了Angelus。下半季里Spike很脆弱,简直让人心疼。然而我又非常喜欢最后一集里,他看到Angelus在打Buffy占上风,自言自语He’s totally going to kill her。然后径直走掉了。(这里其实有点不consistent,如果Buffy被Angelus打败,那么世界还是要毁灭的,他的happy meals on legs还是会断供的。。)

在第一季里Angel这个角色怎么work的,我真心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一出现我就变成花痴少女)。他只是服务于Buffy的一个工具。第二季他的转变显然是最重要的arc。最后两集对他的过去进行了交待,我还是觉得稍微有点空洞。我非常希望他work,所以我脑补的是,遇见Buffy给了他意义。(很多长生不老的人都有缺乏人生意义这个困扰,参见H2G2。)但一切缺陷都可以被他的颜值弥补。不对,更重要的是被“为Buffy这个角色服务”为理由而原谅。有时候我会想,在更老的套路里面,他俩是性转的。主角是一个男性英雄,周围人都爱他。但是他爱上了一个神秘的有可疑历史的美丽女性。这个女性角色就是负责卖肉和折磨主角,在完美体贴女朋友和蛇蝎美人之间自如切换。Angel在第二季里卖了很多肉。在What’s My Line pt2最后Buffy最后在教堂救下了Angel那段,看得我好满足。

那么接下来说一下我对两个问题的看法。

第一个问题是,该不该restore Angel’s soul。S2 finale里并没有给出多少可信的不该restore的理由。Xander, Cordelia, Kendra反对(理由似乎是他该为Angelus的罪行受死),Giles, Willow和Buffy赞成(Giles的理由是Jenny’s last wish,Willow的理由是她想尝试spell(不对,是她想帮助Buffy),Buffy的理由是,万一她失败了,一切就要靠回归的Angel了(再一次地,Buffy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我心里一大部分希望看到Buffy能和Angel在一起,剩下的部分提醒自己不能这样放纵。Angel如果回归,对他本人是折磨,对世界是有Angelus回归的威胁。

Buffy deserves an Angel by her side。第二季结尾我最伤心的,不是Angel的结局,而是最后Buffy的孤独。我从开头就在期待这一切过去后,她可以和Willow和Giles来一个拥抱(因为我本来就预料到会安排她杀死Angel,对于这个虐点我是有点自我保护地关机了)。我完全没料到最后她没有回到支持她的人身边。我当年完全不知背景的情况下看了Fellowship of the Ring,一路上一直期待Frodo他们最终可以回到电影开头的Shire,也是完全没有料到电影结束并没有满足到这个期待。同样的,等来的不是舒适的结局,而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第二个问题是meta的,说Buffy the Vampire Slayer,就不能不提feminism。我相信这部剧在那个时代是非常striking的。但是这些故事不是从political agenda出发去写的。我看到有人批评Joss不是女权主义者,他只是想睡那些ass-kicking的漂亮女性(而不是想empower女性)。在我看来这条批评是赞扬。RTD的Write’s Tale里写到他的写作过程实际上是sexually driven的,RTD作为gay能更加无攻击性地这样承认,这也说明了一些如今世界里,女权为什么经常和LGBTQ权并行。我觉得Joss也是那种对自我看得非常清晰敏感的人。他能写出这些女性形象,当然是因为他爱她们。诚然,在普遍播出男性英雄的故事的时代,你要卖一个女性英雄的故事,一定是有一定胆量,是挑战当前norm的姿态。哎,怎么说呢,女权主义就是这样的,来自于对女性的爱,挑战当前社会norm只是和普通社会对比之下的结果,而不是目的。这也是为什么Joss的女性形象比现在大多数标榜女权的作品好看。很多别人爱的是女权的姿态。而Joss爱的是他的女性角色。

越想越爱Joss Whedon。他这个人真是太特别了!

从各种迹象来看,前两季只是开头。好看的还在后面。现在我终于大概可以算是整理好自己的想法了。明晚如果有时间,我就要投入第三季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