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年写的Doctor Who Greatest Moments

这篇可能在以前和朋友们一起写的DW博客上发过。我们大家总结各自最喜欢的DW moments(好像是模仿SFX杂志里请编辑和有关的人来写一样的话题)。

DW: Greatest Moments

 

  1. Everybody Lives!

Season 1

The Ninth Doctor

The Empty Child/The Doctor Dances

Steven Moffat

带防毒面具的孩子一遍一遍地说”Are you my mummy?”,说得让人抓狂。在战争的黑暗而又危险环境下,有善良但不敢承认自己儿子的少女,还有恐怖的怪异病毒。这可怕的一切忽然都在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下,豁然开朗。这一时刻充满了狂喜!毫无疑问这是我最喜爱Doctor Who的时刻。”Every body lives!!! Just give me more moments like this!”

 

  1. Whatever you want… you don’t have to steal it! I will help you get it.

The Tenth Doctor

Season 4

Midnight

Russell T. Davis

这一集在恐怖效果方面,RTD几乎追上了Moff(当然Blink的经典恐怖似乎是无法超越的~)。由于受惊,车厢内人们越来越偏向于他们最恶劣的一面。可是 Doctor想的不仅是帮助受惊吓的人类。他直面怪物,对她说:”Whatever it is that you want, life or form or consciousness or voice… you don’t have to steal it! You can find it without hurting anyone. I will help you get it.”我感觉这句台词,是DW的精华所在啊!

 

  1. Run!

Season 1

The Ninth Doctor

Rose

Russell T. Davis

还有比这更酷更完美的出场吗?Doctor Who的节奏,生机勃勃的态度,全都从这个出场开始。

这一集里还有我印象非常深的对白:”Lots of planets have a North!”

 

  1. Hymn

The Tenth Doctor

Season 3

Gridlock

Russell T. Davis

New New (…15个) York的地下有各种人。猫男Brannigan热心和善,但是不喜欢冒险;Milo和Sheen绑架了Martha,但他们不怀恶意,只是一对向往未来年轻夫妻;一对老太太夫妻/姐妹认真古板;还有独自居住在一个小车里却要穿戴正式不丢manner的西装男,有墙上挂着“恶狼”字样装饰的东方外貌女孩等等等等各色人种。但是在歌唱时刻,大家都安静下来,衷心歌唱whatever他们信仰的事物。当Martha的车困在最下层的时候,她说,你们有你们相信的东西,唱你们好听的颂歌,而我相信的是Doctor会有办法救我们。

 

  1. Martha Meets the Doctor

The Tenth Doctor

Season 3

Smith and Jones

Russell T. Davis

Martha早晨去上班路上遇到了一个神经病,把自己领带解下来给她看。这一天她被Joodon抓到了月球上死里逃生。但更重要的是,她遇到了 Doctor。”BTW, I also travel in time.”不相信?瞬间Doctor travel到早上去,然后领带拿在手里重新出现在Martha面前。这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time travel细节了。

 

  1. 9 Regenerates

Season 1

The Ninth Doctor

The Parting of the Ways

Russell T. Davis

“Rose, before I go I just want to tell you that, you have been fantasic! And you know what? So have I!”

You know what?如果我死前能真心说出这样的话……

 

  1. Just take it. Er… He’s British!

The Eighth Doctor

Doctor Who (1996)

Matthew Jacobs

我对DW的fandom完全由网上环境养育的。因此我会知道Tom Baker, Peter Davison,并且对他们的脸熟的就像看过他们演的电视剧一样。当然也知道”Would you like a jelly baby”这样的台词。

 

  1. Rose takes charge

The Tenth Doctor

Season 2

The Satan Pit

Matt Jones

Doctor告诉大家,the Beast依靠的是人性中的恐惧,然后通讯中断。大家一片慌张,这时Rose记起了Doctor的话,pull everyone together,艰难但坚定地力图控制局势。

这个moment代表所有Doctor感化我们这群无用的人类的moment,特别是第三季的最后Doctor被Master控制,Martha带领全部人类拯救地球的时候。

最初差不多想好这个list之后发现没有第二季的,然后拿出第二季想重温,发现最希望重温的,是这两集的故事。但是找出一个特定的moment却不容易。我喜欢这两集里的Toby,当Ida介绍他是ethics的officer时他说:“不像听起来的那么无聊。”;也喜欢Ida这个角色,她在让人绝望的环境下,也不陷入慌乱或抱怨。

我还很喜欢的一个moment是一开始Rose和Doctor走出TARDIS时Rose说:“如果我们感觉有trouble,我们反正总是可以立即回到tardis然后离开。”然后两人歇斯底里地大笑一番。

09年写的Dollhouse第一季记录

我在整理文档,发现我09年写的Dollhouse的记录好像没发过。我现在对Dollhouse仅剩的印象是Eliza Dushku每一集变一个人很惊艳,和在这里认识了Olivia Williams。我忘记剧中DeWitt是不是英国人了,但是和Giles一对比,Joss挺喜欢搞一个英国人来做权威的角色呀。

下面是原文(写得又无知又幼稚,我自己都好奇了:

大神的新剧Dollhouse

 

一个月内一口气看完Joss Whedon的新剧Dollhouse。看的时候很入迷,有时候甚至很动感情,但是看完后仔细想想,其实能给这样部剧的最好评价也许就是:我就喜欢这样的娱乐啊!

 

不知道别人是不是和我小时候一样,会想到“为何我是我”这种问题。现在,电脑给我们一个实现想像的办法:把电脑的主要外存储器换掉,电脑就变成了另一台电脑。Dollhouse的科幻设定是有这种技术来对人进行洗脑。电脑换硬盘还有程序对硬件的适配问题,人脑换来换去岂不是问题更多?除去存储在大脑里的记忆,还有什么可以identify一个人东西吗?内心、灵魂真的存在吗?

 

认真考虑上述哲学问题是很困难的,我也从不鄙视娱乐,因此大胆想象一下,娱乐一下是很好的一件事,特别是这件事交到了Joss Whedon这样的人手里。

 

慢热的上半季

第一季(1到12集)里,前半季像是在慢慢引导观众了解剧情设定,了解Dollhouse这个机构如何运作,里面的主要人物的性格特点等等。一般一集一个故事,讲Echo为主的Dollhouse中的Doll的一个任务,遇到了什么困难和危险,同时埋下一些伏笔。Joss Whedon定律一:先用情节抓住你,或新奇,或搞笑,或动感刺激,或紧张悬疑,或暴力性感(或这几种的任意组合),等到你上钩了,却发现感情也被抓住了。这些任务看起来套路比较明显,这些Doll被植入某种professional的记忆,具备一些高级技能,为Dollhouse的客户服务,有的任务非常危险,最后一般都能死里逃生。看惯了这种片子的人应该会觉得平淡无奇,因此Joss Whedon加入了一些不大常见的元素,比如True Believer这一集。

 

Joss Whedon定律二:愿意利用“无知信仰”题材,有时候会创作出有点奇怪的episode。Firefly中是Safe,Dollhouse中是True Believer。我想像有些观众会看得很不耐烦。

 

对我来说第一个精彩点是在第三集Stage Fight。Echo(被植入唱歌和武打天赋)被派去假扮伴唱歌手,暗中保护一个女歌星。其实,雇佣她的是歌星的manager,希望保护歌星的人身安全是为了挣钱。Echo进入后发现,歌星的安全隐患来自她自身。如果Echo任务失败,我相信Dollhouse也能理解。但是,最后她以让所有人都无比惊惧的方式,一方面扫除了威胁歌星安全的外部危险,一方面也从内心让那位生活空虚的歌星认识到希望。她显示出了惊人的理解任务和解决急转直下情况的能力。这其实是我最喜欢的影视剧情节的pattern。

 

可是看到这里,又不免让人对人物的喜爱有控制,因为令人赞叹的Echo,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她回Dollhouse之后,就变为了另一个人。这让人很难去真正喜欢一个人物。而Dollhouse这个机构,干着洗脑的事情,并不能让人去喜欢。虽然其中的人,都很令人赞叹。由英国女演员Olivia Williams扮演的头目DeWitt是个强势又有能力的女人,但并不是心狠手辣没有人情味的那种,这个角色很有趣,说着Joss Whedon标志性的幽默台词,还富有英伦风情。Echo的handler Boyd是个正直有头脑的黑人,新加入Dollhouse,其实我觉得他代表一般观众的角度:一个正直的人如何听说Dollhouse,到有控制地赞同他们。Dollhouse中还有一个可爱有趣的年轻科学家Topher。Joss Whedon定律三:会有一个可爱的技术专员。他不一定对整个team的总的方向最感兴趣,喜欢揶揄同伴,他会在team上完全是因为他个性轻松,看似漫不经心但却是个天才。他对自己的活儿很有passion也很专长。Dollhouse中是Topher,Firefly中是Wash。

 

精彩的下半季

下半季每一集都非常精彩,几乎每一集都有让人惊叹的转折。(而且Joss Whedon的电视剧总是充满了幽默婉转的台词,都说得很快,一般我都得不断定格回放。)不过回想我看过的不多的美剧,我感觉引入众多角色,到处埋伏笔,随时把一个无害的人物拿出来reveal一下他们的底细,这其实是写美剧的基本功。所以我怀疑看惯美剧的人会觉得没什么好惊叹的。但是我还是刘姥姥了一下,很多转折都让我很吃惊。其实,有了能洗脑的设定,什么可能性不存在啊……

 

这些让我惊叹的情节,有些很让人伤心。当正直的帅哥FBI探员越来越深地被纠结到调查Dollhouse的故事中去,对真假完全怀疑的时候,他和女邻居的那段感情很美。而我刚刚在赞叹Joss Whedon懂得什么是牵动人心的感情的时候,就被他后面的故事打击到,这些都让我作为观众感到很被挑战。

 

其实想想让人惊叹的下半季,曲折情节也有很多漏洞的。但是电视剧作者的工作就是把你的注意力引向他要的地方,漏洞要么就不补了,要么以后可以作为伏笔重拾起来。我感觉这些对于作者来说,只是技术问题。Joss Whedon真正吸引我的地方,是从两个层面出现的。表面上一般故事都很吸引人,台词很幽默,有时候很有深意。在这个表面之下,是一种和我相符的气场。也许人除了记忆(用来欣赏情节)和思维(用来分析情节,理解幽默台词),真的还有一种东西叫做soul吧。

 

所以整个下半季,我倒是对比较平淡的第十集Haunted印象很深。这集讲了Adelle DeWitt一位死去的朋友雇佣Dollhouse的玩偶,注入自己的记忆来追查自己的死因,展现了一番人情世态,亲人爱人之间有时候让人无奈的地方。也让人不免觉得,要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死后看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安排一些补救的事情,让自己死而无憾就好了。这一集的最后DeWitt握着她朋友(在Echo的身体里)的手看着她变为Echo,其实也就是看着朋友真正死去,让人很感慨。

 

另外不得不说,Echo的扮演者Eliza Dushku很赞。植入记忆之后她就能摇身一变,一会儿是穿西装的professional,一会儿是瞎眼的弱女子,一会儿又是性感毒蛇。当然其实这些巨大变化和化妆穿衣有很大关系。真是只要底子好,穿什么,化什么妆都好看(不知为何她的photo shot看起来都很plain,包括promo照片和海报。其实电视里她很漂亮。)。我觉得Joss Whedon很喜欢这种年轻强势的女性形象。Joss Whedon还喜欢东方元素,Firefly和Dollhouse都看得出很多东方元素(比我们自己的中国元素好看得多我觉得……)。另外他也非常喜欢和合作过的演员合作。(因此和他合作过的东方强势年轻女Summer Glau在终结者电视剧结束后很有可能加入Dollhouse。)Dollhouse中有很多Firefly中看到过的演员,而好几位主演也都和他合作过。很多小角色也是FF中的小角色,(当FF中演Badger的演员出现的时候,真是有喜感。Joss曾说过,有些演小角色的演员是他的秘密武器,他经常拿出来用。)其中最重量级的恐怕就是最后Alan Tudyk的出现吧。我感觉Joss Whedon是个神奇的人物,不管是演员还是粉丝,都能对他非常忠心。(其实我没看过Buffy和Angel就来总结定律不够格,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很有个人风格的编剧,让人不得不去想这些……)

 

Joss Whedon很喜欢女性角色(我真想称他为腐男)。不过他的男性角色也有一些很值得喜欢。可爱的Topher和性感的Paul Ballard都可以收入后宫来着。

 

Joss Whedon定律四:不知为何东家Fox电视台,即使不把他的作品完全打乱了顺序放,也起码会把Pilot放到最后放以防观众及时了解整个剧的背景和他的创作意图。于是我不知哪里有看这部剧的pilot和被挪到DVD里去的最后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