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the Force of Others Be with You

之前就觉得,Rebellion时期是星战最容易被人喜欢的时期。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因为大家更喜欢正传,R1和Rebels的作者进入这个时期,都发挥得超级好。

选择说这个时期的故事,显然目的之一是因为喜欢正传而想讲更多它的故事。所以某种意义上来看,简直可以说是为了致敬而致敬。然而电影的主线剧情却非常能站住脚,也许是这个时期的故事比较容易写。就像我在Rebels S1,2那篇日志里说的一样,只需要假设帝国非常强大,主角只管勇敢反抗就好了。我很喜欢Rebels动画片,然而它的20分钟一集的限制,导致他们无法把事情讲复杂。比如他们要去infiltrate一座帝国监狱,他们就能悄悄进到门口,灭了几个白兵,就进去了(然后发现inquisitor在里面。。。)而2个多小时的电影可以讲复杂得多的故事。首先,他们要听说有个帝国飞行员叛变了;第二步,他们要先去Wobani把Jyn救出来,一起去找Saw;第三步,要逃出Jedha,继续去Eadu找Galen;未能说服反抗联盟去Scarif偷死星plan,小队决定自己去打。最后一战也有很清晰的策略:要引开暴风兵;要告诉在近轨作战的义军援军攻打shield;为了传这条消息,Bodhi和地面队员们冒着枪林弹雨打开了通信;而太空站里,也是采用了不寻常的策略:一艘小船撞向引擎被灭的歼星舰(真实展现了hammerhead这个名字的作用),导致两艘歼星舰撞击坠向shield generator。。。这一切逻辑都很清晰。仔细想套路也没有出星战的“打shield generator、打droid controller、打main reactor”三大目标,然而剧情却很坚实。

整个主线故事引人入胜。主角crew里几个人,个个性格不同,各自有各自的可爱之处。这和Rebels一样,也能让人想到Firefly。(特别是,还有Alan Tudyk这个联系。I’m a leaf on the wind.)两个小时多的电影,我们认识了这些人:rebel veteran Cassian,出场手刃一个线人就是告诉你,这部电影不是童话般的星战,而是另一种风格,我们都在脑中脑补的残酷战争环境的星战;Jyn,虽然以罪犯身份出场,不愿意合作,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比Cassian要更innocent和勇敢;Bodhi,叛变的帝国飞行员,典型的看似软弱,实际上只是他们的决心更坚定所以需要更多思考的那种人;Chirrut,疯僧类型的武士,对原力信仰坚定;和他相反的Baze,显然就和他一对了。最出彩的是K2,即使换了没有表情的机器人脸,Alan Tudyk的幽默感还是能散发出来,或者说,Alan的dry humor和sarcasm太适合这个角色了。我们看着这些个性不同的人,有摩擦有火花。看着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为了各自不同的目标进入这个故事,加入战斗。看着他们的冒险和牺牲。在感情被煽到不行的时候——

电影的最后简直是切入了EP4。我们看到了OT里没看到过的Darth Vader毫不费力全灭一堆义军士兵,我们看到了Tantive IV熟悉的白色走廊,我们看到了白色袍子的那个人,而她竟然转过身来了……这里可能是有点太fan service了,然而世界上的movie goer应该大部分都对EP4很熟悉。Rogue One的主线里人物全部牺牲,换来的是EP4 A New Hope。看完Rogue One已经一个星期了,然而一想到牺牲和希望这种组合,还是能引起我全情投入,热泪盈眶。

整个星战系列,我的最爱一直是EP4。我没想到我还可以更爱EP4。然而Rogue One却做到了给EP4加深层次和背景……

和这个主线相比,所有的reference都只是bonus。我觉得Rogue One应该是非星战粉很容易进入的一道门。它用一个节奏张弛有度、情节条理清晰的故事,强烈地传输了星战的那种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那种纯粹和投入。

当然在新电影里看见我们熟悉的东西是一种特别激动的体验。由于目前我在看Rebels动画片,所以对Rebels的reference特别在意。我一刷的时候有几个地方看到太激动以至于都一段时间没看清/听清电影在说什么。一个地方是Jyn第一次被带到Yavin IV的时候,谈话最后,Bail Organa从阴影里走出来。另一个地方是主角们第二次回到Yavin IV,开完大会之后广播里在喊General Syndulla。后来看到有人说,镜头第三次回到Yavin IV,通讯员冲出来找Mon Mothma的时候,可以看见Chopper。每一场空战我都在满屏幕搜寻Ghost的踪迹。这个时候我们的Ghost crew在哪里呢?

可能是3D很难看清背景里的东西的关系,我看了几遍都没看清Chopper。下面是官网上给出的图

rogueone-chopper

细节彩蛋的作用应该是这样的:一眼认出会很开心;如果本来不了解,但因为主线而喜欢电影然后多了解电影和相关的,越了解多越惊叹各种联系。我对一切snob深恶痛绝,对彩蛋snob也很敏感。Rogue One的彩蛋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但是它更大的优点是它是一个好看和令人感动的故事。世界上有很多人并没有那么into星战,如果星战出了一部好电影如Rogue One,我更希望本来不感冒的人也能来分享同样的心情,而不是在他们面前得意我知道多少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给R1挑刺:

Prologue里Saw刚来救Jyn,进入正片第一个镜头是Jyn在帝国监狱里。直到后来Jyn在Yavin IV回答Cassian问话的时候我们才确定她没有在帝国监狱长大。

来到Eadu要保持低空飞行,U Wing撞击了石头之后,在驾驶座后方指挥的Bodhi向后倒了,按照惯性他应该向前倒的,但那样的话就不好看了。(这个goof是我向IMDb提交的第一个内容。看看会不会通过吧:)

在Mustafar,Vader的头盔脖子处特别显眼,好像和以前见过的不一样。

为什么Cassian没有在义军联盟会议上?他毕竟是负责这个情报项目的主管啊。

Prologue里,我们先看到妈妈带着Jyn来到山后,地上都是黑色的土。然后我们看到Jyn埋伏在草丛里,目睹了妈妈被杀。可以理解为Lyra回到家门口那边的时候,小Jyn偷偷跟过来了。然而如果Jyn当时在那么近的地方的话,death trooper没搜到她感觉很不可信。

Bodhi被触手怪折磨之后,飞行员护目镜还是好好地戴在头上。[更新:Ultimate Visual Guide里说这个眼镜是修理飞船的时候用的。]

开头Cassian和线人会面,提到叛逃帝国的飞行员和他的消息的情报的时候,线人说话声音太大了啊。(Cassian干掉他的又一理由。)

去Eadu的路上,Jyn说了Galen埋下的死星弱点,Cassian说他不能冒险把这个消息传输给Alliance,因为他们已经在帝国地盘深处。可是Cassian刚刚和Yavin IV通话过。可以理解为之前的通话措辞含蓄所以可以不用顾虑;也可以理解为他们就在这么点时间差的时候移动到了无法和Yavin IV通话的地方。但是总觉得刚通话过立刻又说通话很冒险,太突兀了。

在Eadu,Galen他们开大会,非要在大雨中开,还要在可以被狙击手打到的地方开,真是太不要命了。U-Wing降落的地方,离开会的平台还很远,但是Jyn和Cassian都很快爬到了那边,不愧是爬梯高手,这项技能后来也很有用。而Chirrut和Baze,他们停靠的位置,一开始感觉挺远的。然而后面有Baze击倒开门走向平台的一大队白兵的镜头,Baze的武器应该不是远程狙击武器,所以他也爬到了附近?这场战斗的布局感觉有点交代不清或者太巧合了。

Rebels紧接着R1的一集Ghosts of Geonosis里,Saw出场了。这时他还没有R1里伤得那么惨。而这时已经距离R1挺近了(官网说2年),所以Jyn应该已经和Saw分离了。所以严格来说Jyn在R1里在Jedha见到Saw的时候,应该比较惊讶他变成这个样子了才对。

除了Mustafar,每个星球都有文字标识地名。感觉字体可以更加星战一点。。。(他们不是有那种类似Aurebesh的英文字体吗?)

女性角色有点少。也许是为了贴合EP4。如果是的话,我感觉没必要。

下面是一些不是挑刺的想法:

在看TCW里Onderon那几集的时候,我是被煽到了的。虽然当时对Saw这个角色没有什么感觉。R1里看到Saw准备赴死的时候,脑中忽然响起了”For Onderon!”,把自己煽了一回。TCW [截图1] [截图2]。

Mon Mothma一开始对Jyn说,要找你爸爸,然后return him to the Senate for testimony。顿时就在想Senate后来解散了。。。

在Scarif,Jyn穿了类似于TIE飞行员的服装,背上有两把剑一样的东西。可惜没看到这东西怎么用的,感觉会很酷炫。[更新:刷2D的时候看清楚了这个制服是交通指挥员的。背上两根东西是发光指挥用的。。。]

在一个podcast里听到的:Jyn的妈妈Lyra的腰带下有一块红色的布,而Chirrut的服装也有腰带一下有红色的布。会不会和信仰绝地有关。[更新:Ultimate Visual Guide里说了是有关系的。]

K2太Alan Tudyk了。好多好多台词,说得跟Wash太像了。比如“I can blend in, I’m an imperial droid, this is an imperial occupied city.”这句和“I can be tough, I’m a semi-muscular man”语气真的一模一样。

另外,好多预告片的场景都没有出现在电影里。。。

Tarkin和年轻的Leia——星战一直在提高电影制作技术的标准。而我们,是在Carrie Fisher去世后看到年轻的公主意外出场,看见希望的同时,又意外惆怅。

Rogue One 一刷第一印象

short answer: 太好看了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Save the Rebellion. Save the Hope.

GENERAL SYNDULLA!!!!!!!! This is either Hera or Cham. I bet it’s Hera. Because the Ghost is there as well!

这个电影让我吃饱了ref的糖,但是丝毫不腻。

K-2SO is the best droid ever.

Krennic如果是被Vader掐死的就更好了。被死星炸死也太惨了。

不要有男女主角最后一起炸死,而是都在拯救微小的希望的路上一个一个倒下了,那样更壮烈。

时间紧凑的情况下,交待了那么多个主要人物,感觉还行。Jyn的转变略略略略小突兀。Saw的极端也没交待得特别有深度。Cassian一上来就果断执行了一个动作,好像要提醒我们这是一部比较成人化的星战哦,但后来有点故意给人感觉是要和对Galen的任务做对比。Baze和Chirrut则只是被Cassian描述了一下是temple guard(不是那个temple guard)的背景。

What did it feel like to be on Alderaan?

写在看 Rogue One 之前

虽然我还没看Rogue One,但这篇可能还是含有剧透。所以先放个警戒线。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I REBEL!!

是的,我应该是已经被剧透了。第一次被透是豆瓣上新增的一个关注者。我去ta的页面上看是否值得回关的时候,看见了ta的 R1 短评剧透。(我迅速移开目光。)

第二次被剧透是格瓦拉APP。买完电影票之后,APP上显示了一些影院信息。在我最不提防的时候看见了这个:

r1spoiler

保持三周不被剧透,对于一个在社交网络上内容基本都是星战的人来说,看来是不可能的。被透了以后我明白了所谓的 R1 剧透,是有一个实实在在的、非常传统意义的剧透。而我之前,都在担心细微的剧透,因为即使是那些,我也希望能从电影里看出来,而不是事先知道。

我想知道 Rogue One 里会不会有 Rebels 的 reference。某一款预告片中我们已经看见了一艘船起码是型号和 Ghost 一样。如果到时候可以确认是 Ghost,甚至确认 Ghost crew 幸存到了 EP4 前夜;

我想知道 Rogue One 如何 tie-in 到 OT,让我们在大荧幕上看一眼 Alderaan,或者看一眼帝国时代的 Coruscant。也许我们还可以看到皇帝解散议会;

看到一个上映前演员的采访,其中一个问题是 Rogue One 里有没有公主,回答是 this is getting dangerous。这个回答可以有各种可能性。但是公主,是义军的希望;

Catalyst 里说死星是在 Geonosis 的 obit 上造的。Rebels S2 里提到一句 Geonosis 的虫子都死了。而 Rebels S3 接下来两集的标题是 Ghosts of Geonosis。一切都指向 Rebels S3 接下来会有 Rogue One 内容(而不用担心 R1 剧透);

也许 Galen Erso 这个角色能解释为什么 EP4 里死星有弱点;

漫长的等待就要结束啦!!

另外,今天忽然发现好几年前买的 iPad 被我命名为了 R1,还拼错了。。。

apple_device

argparse

读完Python官方教程modules一章之后,我以为我可以开始写script了。然而我不知道怎么给script传参数。同事写的例子里面,是拿了一个config module把参数从另一个文件里读出来。可是我想何必呢,处理命令行参数的技能总是要的,我很惊讶基本教程里没有。搜索了一下才知道,argparse是后来进入canon的module。

argparse的官方教程的时候我很糊涂。介绍了positional argment之后介绍了optional argument,然后就没了。难道positional argument对应的不是named argument吗?我搜了一会儿才发现,官方虽然把optional argument都当作named argument来操作,甚至可以加一个required=true的限制,但是在打印帮助的时候required=true的参数还是打印在了optional argument里

我们到底有没有理解错Python设计者的原意啊。。。(大概不是为在命令行调用设计的,我经验太少不知道script语言除了命令行调用还可以怎么用。Python号称可以和别的程序语言结合用很灵活的。

Shada

能看到新的 DNA 的文字,我想我应该激动爆了。这本里很多 DNA 语言。比如开头:

At the age of five, Skagra decided emphatically that God did not exist. This revelation tends to make most people in the universe who have it react in one of two ways – with relief or with despair. Only Skagra responded to it by thinking, Wait a second. That means there’s a situation vacant.

比如 Chirs 忽然发现自己要毕业了:

He had been a member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the generation that was going to change everything, for ever and completely.

For heaven’s sake, in a few months it was going to be the 1980s. The 1980s were clearly far in the future and they had no business turning up until he was ready.

说到 Cambridge:

Unlike the Academy on Gallifrey, this was a fresh, vibrant place of learning, the most ancient of the colleges a mere eight hundred years old.

说到纸币和 Coronation Street:

The Matriarch wore a crown, suggesting a type-B monarchy, which was presumably something to do with this important street where coronations were so regularly performed.

说到古怪的 college potter:

She loved it when he was out-eccentricked.

还有自行车(直接想到 Salmon of Doubt 里 DNA 来到中国后写的一篇文章):

In fact, thought Chris, it was very hard to ring a bicycle bell angrily. However hard you tinged it, it sounded bright and cherry.

我超爱 DNA 的非常特别的 wit。

但是读这本书我激动不起来,最多莞尔一笑。多少是因为这本书本身节奏有点慢(大概是老 DW 剧本来就是很慢;然而 DNA 会把慢的地方填满wit。)?多少是因为我现在不太喜欢 Doctor Who 了?多少是因为追不上读书会节奏我现在读书总是在想是在完成任务(然而没有读书会我大概更不会读书了;还有潜意识里觉得要追上星战新 canon 的书也给我加上了压力。)?

我喜欢 DNA 和喜欢 DW 一直是分开的,发现它们有联系很惊喜,但是老是把它们扯在一起有点厌倦。对于两次拍 Dirk Gently 电视剧我也是抗拒的。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

DNA 的 irrelevant wit,不想去太解构它。它是个宝藏。它大概是 In Praise of Idleness 里说的那种 mind state 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