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娱乐至死

这本书讨论了非常有意义的话题。但是内容却让我很失望。它的论点很容易概括:出版于1985年的这本书,提醒美国人电视的普及带来信息的破碎化、所有话题都变成娱乐。这正朝着赫胥黎《美丽新世界》的预言走去。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要对这个问题警醒(即,读这本书然后赞同)即可。

这本书的主旨我很认同。虽然我不看电视已经很多年了,但是我是新型娱乐的傀儡:SNS和游戏。游戏没有电视那么大的范围,但SNS对信息的碎片化、娱乐化的作用,比电视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本书的内容:Part I先说了形式对于内容的决定性作用;然后从美国的历史来看,最早五月花号过来的人是世界上识字率最高的人群,说了书籍、印刷对人思想的作用;表扬完书籍之后,说道电报、照相对美好的书籍形成的社会的毁坏。而电报和照相的发展结果,则是罪大恶极的电视。Part II从几个方面来讲当时的电视社会。首先,所有的东西都成了show business;然后,新闻、宗教、政治和教育各占一章;最后,作者提出了他的解决方案:人们需要对电视的作用变得警醒。

对这本书,我首先的不满就是举例的重复。大量例子并列重复。其实看完上篇,下篇里的例子都没有新意,也没有更有深意。

书中说了很多次“不要以为科技是neutral的”。我不同意。科技的确是neutral的,对科技的使用才带来各种改变。一直电视的那群人,如果没有电视,就一定会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了吗?一个有自己爱好的人,因为被电视吸引了,就会放弃爱好了吗?

我常常想到技术对思想的影响。很多年前,博客刚刚兴起,一个朋友对我说,虽然喜欢在博客上发表东西,但是要先用纸笔写下来,直接坐在电脑前写不出来。我记得当时我很同意这种感受。但是现在,我已经变得用电脑才能写东西,用纸笔,没写几个字就手酸,忘记后面要写什么了。(虽然现在我还是一直带着纸笔,我工作桌上还是有无数的草稿纸。纸笔对记录无format的东西还是有绝对优势的。)我想只喜欢打字对于中文也是有影响的。中文本身不是一个基于语音的语言。(所以应该用用别的输入法吧。。。)我现在几乎无法想象当年“只有用纸笔才能写文章”是什么感觉了。

作为一个从事计算机相关工作的人,我很反感这本书里对科技的一味否定。作者最后说,他不觉得解决方案是叫大家不要看电视。他这么说的时候,语调是resigned的。

因特网虽然给我带来了很多碎片消息,让我沉迷SNS和网络游戏,但是也带来了宝贵的信息和视野,以至于我认为封锁因特网是一种大罪恶。

就算是电视,也给我带来了无数高于我自身的感悟,以至于这个世界上最inspire我的活人,是两个电视剧作者。

另外一个不同意这本书的小地方是,作者在批评电视使人变傻的时候,go as far as saying,所有的communication都变成傻瓜式的,最好什么都有配图,什么都是零起点。我持相反的观点。如果你能把一个观点、一种道理,或者一个事实的来龙去脉,用傻瓜式的语言表达给别人,这说明你真的弄懂了这件事。把观点、道理、事实弄的让别人易懂,这绝不是什么错误,恰恰相反,这是有智力的人能做的最好的事。

书的一开始,说道现在政治也成了娱乐,cosmetics has replaced ideology as the field of expertise over which a politician must have competent control。当时我对这本书还很期待,然而看到这句我不由地想,这没什么不好。Ideology太危险。

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正好在听《宇宙尽头餐馆》的有声书。在宇宙尽头餐馆,宇宙的毁灭都变成了娱乐。对娱乐化的mockery,和《娱乐致死》相比,高下立判。

同时,我想不出什么理由不多少把DNA说的这句适用在Neil Postman身上:

“I’ve come up with a set of rules that describe our reactions to technologies:

1. Anything that is in the world when you’re born is normal and ordinary and is just a natural part of the way the world works.
2. Anything that’s invented between when you’re fifteen and thirty-five is new and exciting and revolutionary and you can probably get a career in it.
3. Anything invented after you’re thirty-five is against the natural order of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