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体会:一般不会有恨,那些都是发怒、悔恨、焦躁。但是当我想到XI,这时的感觉真的是恨,我想不出如果不是恨是什么。纯粹的恨,肠子发痒发疼的恨,心痛的恨,自己折腾很多事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世界上那么多人的困恼是由于他。恨得我几乎要投降去相信地狱。如果有地狱的话,世界上要是有人活该下地狱承受无尽的痛苦,那么就是他了。

以前,我想对于裆,我肯定是恨的。虽然我想,这是一个集体,不能一概而论。这甚至是我们社会的重要成分,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也是有责任的,不能单纯恨它。恨它就要有所行动。有所行动,就会有谋虑、有期待。不完全是恨了。

这个人带来的气氛、作风的大改变,那么无耻,那么狡猾。相比之下,对于裆的痛恨简直可以忽略了。

Astrill的iOS好像完全上不去了。如果为了月饼他们掌握了封杀iOS端的技术,没有理由期待等到月饼结束他们会开放。

今年没有写“写给新的一年”的日志。那个时候我在Evernote里写了一些,发现我想到的只有censorship。现在觉得我当时预言VPN封杀基本上成真了。

The Phantom Menace

Episode 1一直是大家最诟病的一部星战。我却觉得它没有那么差,也许因为我不是老星战粉,没有那种期待。EP1、整个前传三部曲,光从电影的角度来说,的确不是很好的电影。观众容易流于表面视觉效果,而难以进入剧情和角色。所有的角色都是stereotype:Pademe是最典型的完美政治家;Palpatine是最典型的虚伪政治家;Qui-Gon是最典型的特立独行高手,带着最典型的绝地武士徒弟Obi-Wan;Darth Maul是最基本的邪恶,不用去question他的motive;Jar Jar是最典型的异族comic-relief;Trade Federation是最典型贪婪不负责任的商人;Watto也是最典型贪婪不负责任的商人,区别在于他没依附政治,而是衣服ganster,这是Tatooine的现状;Shmi是最典型的淳朴善良,坚定开明的母亲。这部电影就是拿着所有的“最典型”,加上当时最前沿的视觉效果拼起来的娱乐?

我特别赞赏用“最典型虚伪政治家”来当反派。这个主题从George Lucas的学生时代作品《自由》就开始了,到THX1138,到星战。星战六部的剧情,是经典的民主制转变成寡头制,然后寡头被推翻的故事。整个就是古希腊->[中世纪->]帝国时代->现代民主这个西方的历史过程的简化/童话版,套上太空歌剧的形式。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完美呢?

当然是有的:)星战六部曲的故事肯定都是有空间改进的。Lucas本人执导的四部,故事、人物都比较弱,台词太简单了。表现故事从来不是他的强项,他想要表达的,就很直接地去表达了。比如说Qui-Gon的台词:the negotiation will be short because they are cowards。直接在这个地方用得很好。星战给电影工业带来的视觉效果的更新,其实也是Lucas的直接的行为方式带来的。

对星战的另一个诟病是种族歧视。Gugan种族的处理很容易让人觉得是歧视外族人。种族文化方面,星战和魔戒完全没法比。但这不能作为种族歧视的把柄。星战中看到的那么多异族文化,还有George Lucas对日本文化的喜爱,都是很明显的。

这次重看EP1,真正的惊喜是第一次看见Coruscant。镜头跟着飞行器降落在一个看似悬空的平台上,背景里,星系首都的繁忙交通,秩序井然。未来世界会是这样的吗?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但好想知道,好想把自己冰冻起来,过一百年解冻看看未来。并不是只有故事可以带来感动,视觉效果带来的感动可以一样强烈。

vlcsnap-2015-08-22-11h08m35s302

对于TFA,最近看到的新闻都让人感觉是对前传三部曲唯恐避之不及。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我觉得人们在记忆中把正传三部曲美化了。很多前传三部曲有的问题,正传也有的。相比之下我甚至有点觉得前传三部曲的剧情更加成熟:前传是Palpatine通过政治和欺骗手段、通过操纵Anakin,终结了旧共和国;而Anakin则是最典型的被禁忌的爱情、被禁忌的亲情导致了走向黑暗道路。正传三部曲只是反抗军的一次又一次进攻、Luke的一次又一次冒险,最终得到了胜利。

一个报导说TFA带回了前传三部曲缺少的千年隼号和Han Solo,而他们是fun的代名词。我理解。我也喜欢他们。但是说这句话的人(很多人),和我不是一种星战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