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mains of the Day

小时候看过电影,但没有留下印象。
对于管家这个职业,我的感想是《唐顿庄园》第一季第一集里Matthrew对指派给他的男仆说的话:你不觉得valet这个职业对于成年男子来说优点可笑吗?不过话说回来,我自己的职业从某些角度来说也很可笑。但在我看来不管怎样,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肯定是可贵的。看这种故事总觉得它的意图是:如今的世界虽然有如今的好处,但是失去了原来踏踏实实的心态是很可惜的。然而,我觉得对这种情况的向往,同时也是求太平求舒心的懦弱。这是我对这本书的本质的看法。
我也很欣赏’工匠精神’。过去的年代里,要把事情做好,就是需要这方面的专业人员。但是科技发达后,’工匠精神’就不再是手工保证所有的盘子刀叉都擦得铮亮,而是(比如说)研制出耐用而容易清洁的餐具。这样,所有的人都能过上体面健康有尊严的生活。(现在说起这个让我尊敬的词,就不得不想到罗永浩,好难受。)
书中花了很多篇幅说道’dignity’。这也让我觉得挺好笑。有尊严的人并不是老是想着’我要有尊严’。如果他能总结为‘无论发生什么紧急惊讶的事情,都要镇定妥善应对’,我会更加欣赏。
比’dignity’更加可笑的是他对’banter’的各种考虑。虽然这种有条不紊的训练自己的态度还是很值得赞赏的。最后得出结论是,能够和人开玩笑,是key to warmth of life。我恰好是同意这个观点的。
‘我’服务的Lord Darlington,明显是一位在一战后支持绥靖政策的英国贵族。这里的观点是,虽然事后看起来很明显绥靖政策是不对的,但是事后对Lord Darlington的很多谴责也是过分的。在政治活动中,总是有很多片面化,的确需要解毒。罗素在一战前是和平主义者,在一战后则和当时的和平主义者分道扬镳,真是没有人能比他更头脑清晰。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人家推荐这篇文:你到底有多顺从。要多质疑自己工作的目的,即使代价是无法精心打造自己的工作,也比无心服务于坏事强。书里多次说到感觉自己在为世界大事出微薄之力,这只是因为有地位很高的客人来访,带来这种感觉太正常不过了,没必要多强调。
相反的,我非常喜欢书里的Miss Kenton。她也是对自己要求严格的professional,但是她更懂得质疑,也更会开玩笑。如果她结婚的部分原因真的是为了惹恼Stevens,这也是很容易犯的错误。还有那种‘忽然发现自己结婚了’的感觉。这就带到另一个话题:工作和家庭的关系。对于工作的女性来说,自古以来都是难题,在这里对于Stevens来说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