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 to Yesterday’s Tomorrow

Alexei Panshin,好歹是得过星云奖的作者,但不太出名。他作品似乎不多,除了Rite of Passage之外,只有少数几本的fiction。他的另外一些比较出名的书是科幻作品的评论。当年Rite of Passage击中了我的某根心弦,所以这个作者的书我肯定要追看一些的。没怎么做研究就选择了这本Farewell to Yesterday’s Tomorrow,主要是被这个诗意的标题吸引。

这本书是Panshin的一些短篇的集合。我没太研究这些故事的写作时间,但感觉它们是一些还不够成熟的点子。读前半本书的时候,我觉得主题是成长。成长是他的作品的一个重要主题。“如果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既有的标准,那你就没有成长过。”慢慢地,最后一篇读完后我觉得作者在说的是一种政治观点。我依稀明白罗素说的“政治欲望是每个人的一种基本欲望”的意思了。即使是如此reluctant要把观点加给别人的人,也可以有政治欲望。

虽然这些故事多少给人一种不太成熟的感觉,作者没把它们当作自己的重头戏来写,但是整本书给我感觉很有诗意,很美。我印象中最美的是When the Vertical World Becomes Horizontal里:

“Who?” he asked. “Who?”
“You,” they said. “You.”

我一点也不懂诗,但是我觉得这很可能就是诗的节奏。

这一篇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我喜欢它这种“新的纪元就要开始了”的感觉。我还喜欢它的略带荒诞的感觉。什么是vertical world?什么是变为horizontal?没有说明,无需说明。

How Can We Sink When We Can Fly这一篇,非常的奇怪。开头的人物似乎是写实的,有作者自己,和他妻子Cory。发生的事情我也没看懂。最后作者构思出了一个故事,故事里是神的世界,一个小神成长中,要去挑战传说中最难做神的时代:1970年代。

书中一开始有几篇是星球vs飞船文明的设定,和Rite of Passage一样。RoP中,作者有暗示飞船文明没有发展方向。我一直认为RoP中一定程度上飞船代表美国,星球代表落后国家。所以我没想到作者的星球vs飞船的设定其实非常是pro星球的。书中的两篇,和RoP的视角截然不同。

书的最后一篇是Farewell to Yesterday’s Tomorrow,其实是一篇小随笔。作者谙熟科幻小说,而且是对着时代政治来看小说的。科幻小说的历史研究起来一定很有趣。我读最后一篇的时候,暗自觉得作者对未来的观点乐观得太天真。结果读完后,看到作者补了一篇说,他也觉得自己当年的乐观现在看来很窘。

Panshin还是击中了我的心弦——他的乐观、对成长的理解、对政治的理想,都击中我。为了能看明白他的科幻评论,我要去多读科幻:)

下面让我以最后一篇结尾的摘抄来结束吧:

Perhaps the greatest puzzle is the degree to which politics-as-usual has lagged behind imagination and the appearance of new realities.

In the conflict between imagination and politics, it is imagination that leads the way and politics that eventually – if only with the greatest reluctance – follows.

Farewell, yesterday’s tomorrow. The sooner you’re gone, the better. Welcome, new ways of living and becoming fully human. You can’t come too soon.

TOS S1 前6集分集评论

有了VPN可以放心上google docs。惊讶于当年我在里面留下了那么多内容。里面有很多写到一半的书评影评,有我唯一尝试翻译的fan fic,甚至还有我尝试写的玛丽苏fan fic。最近看了花姐的分集TOS日志,然后才发现当年我也写过只言片语,只是不知为何(很可能是看片不太坚持,依稀记得TOS第一季我看了貌似两年,过了很久以后google docs很难上然后放弃了)早早地烂尾了。想来真可惜。(另:想来看到google docs里留有那么多我几乎没有印象地回忆,觉得好可惜。)

2009-06-13

看了第一集The Man Trap。一直以为美国科幻只会打打杀杀。没想到第一集完全不是那种。剧情非常依赖Bones对于过去女友的牵挂,而最后,还是危急中看到Kirk面临危险他才清醒过来。剧情现在看来也是大俗套。不过,让我决心去看TOS的是我看到过一个粉丝评论说他之所以最喜欢TOS是因为其中的积极向上,crewman之间互相信任的气氛。我觉得,从第一集中可以看出这一点。

 

另外,Uhura和Spock那时(居然第一集)就有flirt的桥段,不过Spock显然什么也没领会……虽然见过这群老演员当时的照片,但没想到这位黑人女演员真美丽(另外还发现这个演员演了Heores第二季),让我想到了Freema……话说回来,我开始看六十年代的古老科幻剧,居然不是从DW开始的,真是罪过……

 

2009-06-21

第二集Charlie

上星期专门查了wiki什么是硬科幻什么是软的。wiki上说硬的是natural而软的是social。光从这个标准,我目前看的两集TOS完全是软的。这一集的矛盾集中在一个不成熟的孩子身上。Adolescence的孩子容易情绪受伤害,而这个孩子还有神奇可怕的能力。

 

这一集里我开始喜欢这些人了。虽然服装、道具、视觉设计很古老,剧情节奏也很拖沓,但是能感到背后有一种精神。一提到有精神,就变成软看科幻了,所以,我恐怕只会喜欢软科幻。这一集中有一个很短的场景,Kirk和Spock在一起下三维象棋,Spock对Kirk的评价是:your illogical approach to chess does has its advantage. 而Kirk的回答是: I call it ‘inspired’. 这个场景给我印象很深,让我开始喜欢上了Kirk。(你原来不就喜欢的么)

 

我很赞最后Kirk offer让Charlie留下。这一决定标志着TOS具有我欣赏的那种特质。

 

2009-06-27

第三集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还是软的。

涉及到了gods。人如果具有god的能力,他还不是god,他还需要具有god的判断力。科幻总是想象如果人有很强大的能力会怎样,却无法想象人如果有很强大的智慧会怎样。那样的fiction种类还没有开发出来吧?就像古代人没有科幻一样……(给我一个tardis让我看看未来吧!)

 

我说TOS软,不是鄙视的意思。正是软的我才喜欢。我很喜欢Kirk最后单独面临变异人的紧急情况下的讲话。Kirk是个有智慧的人。

 

另外,片中如何对待没有了Humanity的人,和最近看的Torchwood s2e2是一样的。

 

花絮:这一集中有Kirk的墓碑,上面写着James R. Kirk。

不知为何,这一集中McCoy和Uhura不见了(显然还是对人有感情才更想看啊)……不过Scotty是第一次出现。

 

第三集The Naked Time

一个不小心的船员带来了一种病毒,它能把人的情绪控制力降到了零点,使自己的内心完全暴露出来。Enterprise上的船员们一个又一个地染上了。整座船逐渐变成了疯人院(于是人的真心都是疯子么?)。很软!不过我可以把最后危急中Spock发明的飞行方法让时间倒流辨识为硬的。

 

染上真心病之后的人有各种症状。第一个人(粗心大意的那位)内心脆弱,无法支持自己活下去,选择了死亡。Sulu的症状是在走廊里赤膊舞剑,假装自己是英雄(XDD)。一位爱尔兰人船员的症状是大肆唱歌(还封锁了整个船的系统,使Scotty无法开船)。McCoy手下的一位女护士的症状是向Spock表白(同时把病传染给了他!)。连Spock也不能免疫,跌跌撞撞冲进自己房间在那里练习控制自己。这时焦急万分的Kirk冲进来,为自己揽上了病,胡言乱语了一通……

 

我觉得这一集的构思比较好,分两条线进行,一方面是快要毁灭的星球,一方面是乱作一团的船员。我感觉是目前为止内容最full的一集。

Uhura又出现了,还是有可疑片段。当Spock被表白的时候她在comm中呼叫他……(这也被看作是JQ?)

 

2009-7-04

第五集The Enemy Within

就在前两集我发展出了对老Kirk的喜爱。Captain是个有魔力的角色啊……于是这一集拿他开刀。Transmitter出了问题,Kirk被分裂成两半,一个好人Kirk,一个坏人Kirk。随着剧情发展,角色们得出结论那就是Kirk的command力量都来自他坏的一面,没有坏的一面他不能胜任船长。另一方面,后来Scotty终于修好了transmitter,他们准备拿一个被分裂的动物先试验一下,结果那个动物死掉了,因为一会儿分裂,一会儿合起来,它受不了shock而死。这时Spock和Bones就是否应该在Kirk身上使用而吵起来,Bones主张不能take risk(但是他们不赶快的话地面上的Sulu要冻死了,顺便说一句,这里面的Sulu好可爱><),而内心一直分裂Spock主张Kirk因为有智慧,所以能够handle这些。他们两个还是等着kirk做最后决定……

 

我觉得这一集的中心挺有意思的。

 

第六集Mudds Women

这一集有点奇怪。Mudds是Enterprise遇到的一个大骗子,他带着三个美女,整个船都被迷住了。在追查他们的飞船的时候Enterprise的宝石都没了,而宝石是用来产生动力的。于是他们用仅剩的动力飘到一个产宝石的星球周边。不管Mudds以前是干啥的(好像是用美女来骗人的),他好像急于把美女嫁给矿工(以便来骗取他们的宝石吗?)。Kirk坚决拒绝做人肉交易。而美女们其实又都是因为服用禁药才年轻美丽的。其中一个其实也痛恨这种生活,于是她搅乱了Mudds的计划……

 

这一集在我看来反正很奇怪……我感觉它的原意是要否定女人竭尽全力要自己好看来取悦男人,可是到头来肯定的是朴实、会做饭、有生活智慧的女人。为何在我看来两者都是大男子主义。

 

无穷集合

继续听那课程(我速度够慢的啊。。)

经典的“自然数的集合与偶数的集合谁比较大”的问题(原来是伽里略第一个提出来的呀)。之前略有耳闻。但这个课程把它讲得特别清楚。

前提1: 若A是B的真子集(A的所有成员都属于B,且B内有不属于A的成员),则B的size比A大
前提2: 若A和B各自的成员能一一对应,则A和B的size一样大
前提3: 假设A是偶数的集合,B是自然数的集合
前提4: A的成员可以与B的成员这样对应:a=2b
结论:由1和3得出B比A size大;由2和4得出A和B size一样

这个互相矛盾的组合,说明前提里有需要丢掉的东西。那么你会废掉哪个前提呢?

因为之前读到过并且印象很深刻,觉得用映射来反映集合的大小是很有意义的做法,所以选了废掉1。课程里的解释非常到位。

伽里略对这个悖论最终的解决方法是,对于无穷集合,不要去讲size,没意义。后来有人说,是不是1和2里的大小,是两种大小?我们可以说A is less1 than B, A is equal2 to B。再后来,康托发现,2的比较方法能自圆其说,并且更illuminating.

这里讲到一个概念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实际上,可以这样定义无穷集合:X是无穷集合当且仅当X的size和自己的某个子集一样大。

所以无穷集合有这种“跟自身相似”的性质——这和分形相似。

当初在图灵传里读到康托的对角线方法。我貌似已经忘记在图灵传里对角线方法是干啥用的了。但对角线方法的这种能造出一个不属于原列表的成员的过程,让人想起哥德尔定理。(我也忘记《哥德尔的证明》里有没有提到对角线原理了。。。)

Anyway,对角线方法证明了实数的集合大于自然数的集合。假如说我做了一个自然数和实数的一对一mapping,那通过对角线方法就一定能造出一个不属于你哪个mapping过的实数列表里的有理数,这就说明实数的集合大于自然数。

康托还说,无穷集合的大小,也是无穷的。他发明了一种数叫做transfinite cardinal numbers,用来标记无穷集合的size。

希尔伯特说,康托的天堂就是什么都能容纳的。(这让我穿越到了graceland的歌词啊。)

第一章(第一周的课程)是关于无穷这个概念,它结束了。这方面给我的感觉是,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怎么才开始研究无穷呢。。。

这个课程真心讲得非常的好。下一章要讲到GEB里我没读明白的Taski了。拭目以待。

之诺悖论

秀无知的来了。。

我知道之诺悖论,但从没有想到解决方法是微积分。

飞矢不动和乌龟与阿基里斯赛跑,两者的原理是一样的:飞矢要从0到1,必须经过1/2;要到达1/2必须经过1/4,等等。结论就是这么切分成无穷份以后,所需的时间也是无穷大的了。

解决这个悖论的方法:假设飞矢的速度是1,那么它按照那样切了以后所需的时间是:1/2+1/4+1/8+…这个数列趋于1 。

一种证明这个数列趋于1的方法是:

T=1/2+1/4+1/8+…,则T/2=1/4+1/8+…=T-1/2,从而T=1.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结论1:我没有主动去想悖论意味着什么。我的确有那种容易接受权威思想的倾向,思维不够独立。而以前看的书可能只是说了就是有这样的悖论,滑稽吧~?

结论2:微积分的思想,我嘴里一直说我一窍不通。其实比我说的一窍不通还要一窍不通。

结论3:知识要消化到哲学层面才算理解。。。

对了这是我最近在听的Coursera课程Introduction to Mathematical Philoso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