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在读书会的各位陪同下,我们读完了这本书。首先和书无关的一个想法:任何事情的点滴积累,到后来都是可观的。刚开始我们都不抱希望能够用朗读的方式完成这本书。不过半年下来,两周一次的读书会上把这本书读完了,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最近我的生活有点失控,本来每天规划出一点点时间用于练琴的,几年下来也很有效果。以后还是要加强自律。

justice

这本书吸引人的地方是,它不是艰涩的哲学理论或者政治理论。每当理论开始有些难懂的时候,作者都会举一些例子来拉近和读者的关系。另外,书的一开始也是用举例一些极端的道德情境来抓住读者注意力的。

不过,现在想来我又不觉得这本书带来了很多观点。在判断一个艰难的道德情境问题的时候,作者提到过两种原则,分别是利益最大化原则,和自由主义原则。在哲学历史方面,作者提到过亚里士多德、康德和罗尔斯。这本书等于为我普及了这几位哲学家/政治哲学家的观点。

但是最终,作者并没有为大家解决极限道德问题,而是提出了他自己的观点,原来这本书其实是一种政治哲学思潮的campainer,而不是一本哲学史书。

我记得最终,作者开始陈述自己的观点的时候,我还是非常不同意的。他说人的道德约束,公认的有两种:
a)自然的,比如说不能杀人,它是普遍的(不能杀任何人),不需要征得同意的
b)合约的,比如一个人和雇主的劳动合约,它是局部的,需要征得同意的

作者提出一种新的道德约束,可以叫做团结的道德约束,它是局部的,不需要征得同意的。然后作者举了一些例子,我似乎都不太同意。

然而到了最后,我又有点倒向了作者这边。作者说自由主义者的缺点是,他们认为自己是中立的,而实际上中立不是一种可能的态度。比如说是不是允许堕胎?这个问题,政府是不可能有中立的态度的,如果允许每对夫妇自己选择是否可以堕胎,这不是中立的态度,而是允许的态度。

自由主义的态度是有错的,这在我之前读Richard Dawkins的The God Delusion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自由主义的人(无神论的人)对于不同意见是一种冷冰冰的敬而远之的态度,这就促使了在美国宗教盛行的局面。现状是,对自由主义者来说,respecting is ignoring。的确,对于陌生人的不同意见,冷冰冰的尊重比驱逐异教徒要文明,但是,更好的状态难道不是把一般的人当朋友看,去challenge他的观点吗?

下面摘抄我当时写的纪要的最后一小段:

我反正最后是同意了作者的观点。甘地说过一句话: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我觉得作者的态度才是一个负责人的成年人的态度。同时我又想起罗素在一战的时候的事情:他本来相信不管是什么人,愚钝也好,不善良也好,只要 向他展示美好的生活,他都会动容的。可是一战却显示出很多人被煽动后,会对真正的美好免疫。我认为这是心里的一个阻止我支持作者观点的方面。但是这里 Yann说,这其实不是一个矛盾,因为前者是对自己的要求,不取决于外界。

一段罗素的视频

在网上看到了一段当年BBC采访罗素的视频。视频下的说明是1959年,那么当时罗素已经87岁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罗素说话。
先上视频:

我的听写,其中有两三个地方没有确定是啥~
interviewer: One last question. Suppose, Lord Russell, this film would to be looked at by our descendents, like the dead seas scroll in a thousand years time. What would you think is worth telling that generation about the life you’ve lived and the lessons you’ve learned from it?

Russell: I should like to say two things, one intellectual and one moral.

The intellectual thing I should want to say to them is this: When you are studying any matter or considering any philosophy, ask yourself only what are the facts and what is the truth that the facts bear out. Never let yourself be diverted either by what you wish to believe or by what you think would have beneficial social effects if it were to be believed. But look only and solely at what are the facts. That is the intellectual thing that I should wish to say.

The moral thing I should wish to say to them is very simple. I should say, love is wise, hatred is foolish. In this world which is getting more and more closely inter-connected, we have to learn to tolerate each other. We have to learn to put up with the fact that some people say things we don’t like. We can only live together in that way. If we are to live together and not to die together, we must learn kind of charity and kind of tolerance, which is absolutely vital to the continuation of human life on this planet.

我的想法是:
1)我近几年信奉,当沟通发生障碍的时候,应该从自己方面想一想可以花些什么力气来增进沟通。我一直以为我的这个观点是工作中习得的。现在发现,主动增进沟通也是罗素的风格,而我在接受罗素的时候,这个想法已经扎根了。以前看过一个评论者说罗素之所以被现在的人记住和喜爱,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花了很多力气来使自己容易被读懂。

2)罗素的口音不是我熟悉的呀=v=

3)我自觉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一直在演变,但是不管怎么变似乎都会在罗素的思想里找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