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有时候做梦会梦见自己本来完全没想到的事情?或者难道说潜意识里有我完全没意识到的点子?

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妈的朋友来推销保险。爸妈都不太懂保险,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买了。他们的思路都是好东西要给我买,所以给我买了人寿保险。买了之后好几年才意识到,对我来说人寿保险最好还是给爸妈买。我的人寿保险,其实不该我爸妈付钱买。那么每年都交一些钱,我妈都会说,算了买就买着吧。

应该是昨天我忽然梦见我妈又在跟我说这件事,说每年交几万块(现实中没远那么多),真是有点浪费了,但是还是别取消了,万一我出什么事,爸妈可以得到补偿。我当时也觉得很有道理。这是一个很平静的梦。

我都不记得这个记忆是梦了。但是一定是的,因为金额不真实,而且我爸妈肯定不会动“万一女儿出事”的念头。

我为什么还活着,以前一直是觉得如果我去死,对爸妈会是很大打击。现在我觉得,不管我做什么,爸妈都不会真正为我感到高兴。我的意思是,他们是被文革挖空的一代人,我的快乐和追求,他们真的无法感受到。我能做的就是对他们耐心。

对我自己而言,我想知道世界是怎样运作的。我还有两个很可能永远达不到的目标。最近比较切实的活下去的理由,好像是有一些书好想读和重读。罗素5岁时觉得人生只过去了1/14很痛苦,只有学数学的念头让他想活下去。忽然意识到我能体会这种感觉了。

随着人年纪的增大,悲观绝望的感觉总是能突破原来的想象。当然这也让美好的体验更加深刻。只是美好在现实中,实在太少了。我固执地想把这种状况理解为这就需要我去做一些事情增加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美好。

这么多年来,让我没有疯掉的一直是两句话。一句是Firefly里的台词:每个困难都是让你去克服它的一个机会。(后来重看发现那句话是,每个问题。)现在都有点感觉这句话太天真了。第二句话是王小波说的,理论上没有无法突破的牢笼。

2018M03 Review

  • 阅读
    • 读完了Freedom for the Thought We Hate
    • 重读读完了Childhood’s End
    • 读了The China Questions的前言和第一个问题。决定先自作聪明回答接下来的问题再读(花头精很足吧,就没实施)
    • 翻日记发现一半以上的日子“阅读”一栏都是NA
  • H
    • 三月的时候开始发Fulcrum’s Digest。好几次晚上搞到很晚。
    • Sinica Podcast transcribe – End of an Era
    • 新闻方面:
      • 三八妇女节献礼:女权之声微博账号被封。(后来出来一批(很低级地)抹黑女权的舆论)
      • 两会
        • 取消国家主席两届限制
        • reshuffle非常大的改动
        • 蓝白红
      • Cambridge Analytica
      • 读了一篇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茅台高产的文
  • 工作
    • 第一周看了几个数据逻辑的项目。其中一个把客户的巨长无比的SQL缩到一半不到,赶着送给客户确认。(然而老板还是叫我不要花时间去理解逻辑,我还是不理解这个指示,也还是做不到)
    • 上线一个逻辑有点大改动的项目,然而没看到数据源变化所以我到现在也没核实过数据。不过测试做得挺全面了我觉得。
    • 这些项目out of the way之后,改了十个传文件的script。和N沟通实在很困难。害我晚上打国际长途。
    • 做了一些小项目
    • 整体工作对我挑战不大,但上线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 Star Wars Rebels 完美终结(啊!我到现在还没重看or写日志!)
    • Irritating Rabbit
    • Black Panther
    • Marshall(看完Black Panther被男主迷住了)
    • Annihilation
    • 听Wittertainment之后看电影也多了
    • Introduction to Classical Music
    • 跟着网课听了一些古典音乐。好几次晚上看了课,第二天上班时用公司网络在Spotify上搜课上说的音乐来听。我终于对古典名家有大致的概念了
  • 事件
    • 见了L和新认识的MG
    • 见了A和C
  • Productivity / well-being
    • 有好多天晚上很贪食,吃了巧克力,导致脸上皮肤很难受。花巨资买了一套理肤泉
    • 每天困&晚睡。我怕是永远回不到早起的状态了
    • 尽管买护肤品花了很多钱,2到3月的开销比1到2月的少很多。
    • 每天记日记(填表格)好像没断过也不再是奇迹了。所以月末总结有很多东西可以看。
    • Todoist streak没断过。(但是很没章法啊,而且基本上只有在工作用,真不划算(

我觉得我需要Markdown编辑器来发日志(?

2018M02 Review

直面惨淡人生~

WK06 2/4 – 2/10

起床晚,Headspace的subscription都浪费了。吃得多&垃圾,运动少(跳了一次JD)。见到了雅。ProjectH发了一篇(好像自己并不认同在博客上发的形式)。一周完全没碰音乐。言论的边界读了一章;重构代码读了一章。读书时间主要是晚上吃饭的时候。但总是在看SNS。工作方面,上线了一个sp job。看了一个复杂的requirement(BSA给requirement的方式无效得震惊)。日常维护的时候想要玩一下xml的工具,最后觉得还是grep一下得了。个人项目完全没进展。Todoist streak被打断,有2天是完全放弃状态。接近过年其实工作不忙,但状态很差。

WK07 2/11 – 2/17

四天工作,三天休息。每天都起床晚。Headspace 3天(没用)。运动少。PH主要是读(无章法地。。)坚持听音(不是每天)。言论的边界读了一章。工作散漫。

WK08 2/18 – 2/24

四天休息,三天工作。每天都起床晚。meditation一天也没做。JD跳了三天。听音1天。《童年的终结》在努力读。但是一读就睡着,假期中白天睡着了好多次。休假几天都是放弃状,没精力。工作几天更加没精力。工作:改了一个重构(因为刚回来上班比较清净)。个人计划什么都没做。有一天头疼。有一天打SW三消游戏打了很久很久。

WK09 2/25 – 3/3

这一周没有画格子记日记。每天还是睡到七点半之后,根本没meditation。有一天设置了一个半小时的playlist,跳过两三次。周二晚上看义军忽然被触到,就像之前Twilight of the Apprentice那次一样哭到爽了。周四头疼了一整天。整周都因为周日的新闻而淡淡地焦虑着。看新闻也仔细多了。竟然被{}回关了made my day。开始了Fulcrum’s Digest。读完了《童年的终结》。皮肤特别不舒服,停吃巧克力痘痘就好多了,还好花重金买的是舒缓系列。用了一天竟然就好多了。发现一整周无法看完音乐课程的一周。。。

2018M01 review

下决心记(简略的)日记,就是为了月底可以回顾一下。虽然如今的回顾永远是“好像又荒废了一周/一个月/一年”,这回顾不是reward而是有点惩罚。然而不回顾更加心虚所以。

WK01 12/31 – 1/6:

只记了两天日记。每天都起不来。开始看《基地边缘》。买了Just Dance。Classical Music Course。

WK02 1/7 – 1/13:

周三晚上翻译了一篇fanfic。上班好几天眼睛累到头疼。试了上班听podcast(以前公司的瑞典同事这样做过),效果不好。看L&L的谱,摸了一段。买了Todoist会员!读完了《基地边缘》。忽然非常想freelance。Classical Music Course。

WK03 1/13 – 1/20:

去电影院看了Suburbicon。上周的头疼眼疲劳有好转。《言论的边界》看了三章。一个新订阅的podcast “ambition today”听了一集内容不太感兴趣,但是提到的10,10,10忽然有点受激励。周六晚上重看了ROTJ和Firefly – Serenity。Classical Music Course几乎每天都看,有点进展。

WK04 1/21 – 1/27:

下大雪。周末冲出门买了鞋子。。。坚持了一周每天早上写日记。本来想每天meditate的,实际最做到了两天。还是买了Headspace的会员!注册了wikiTribune。Talk Python to Me听了一集几个月前的荐书,列了一下书还蛮想读的。连续一周晚上没有外食。然而因为每天吃素馄饨有点不满足所以其实吃了不少零食。《言论的边界》读了一章后就每天只读一点点等于没读。第一次做了花费总结。

WK05 1/28 – 2/3:

有一天在七点前起床了。突击读/听完了《严厉的月亮》(所以好几天晚上我对着文字听1.8倍速的,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音乐课没有继续;《言论的边界》没有继续读;《Legacy Code》读了一章很有启发,一直想写test case。决定开始在博客上记录(感觉形式不是很好)。注册了tinyletter有点想搞newsletter。季风书园(没有去)。周四头疼。列的个人项目都没有研究。为了能早起试了几次空调定时开,后来终于成功了。开始有点多利用Todoist。工作:本来觉得我已经挺有经验了,但是自己domain的奇怪数据到现在还不怎么理解,之前是有点大意了。

算是辞旧迎新吧

我已经好几年没写总结或展望了,因为人生进入了迷茫写不出来。

我的感情很明确,我知道我最想要什么。或者说我并不知道,因为我所知道的,似乎还不够清晰或具体,没法行动。每天就在应付上班的过程中过去了。

这几年来,我形成了很不好的习惯。没有动力做很多事。我可以怪罪很多外部的事情。但现在觉得怪罪任何事物,外部的也好自己的也好,都没有意义。只有自己作出一些行动来改变才有意义。当然,分析问题的来龙去脉有助于行动。我不禁觉得曾经自己还有点行动力的时候,那点行动力来自对分析/怪罪这件事有无知的自信。

如今的我似乎丧失了专注的能力。如果股沟一下“如何专注”,会得到很多建议:减少环境中会分心的东西、制定目标、放松、番茄法、meditation等等。

我看,根本还是缺乏目标。曾经我会愿意为了获得认可而专注。我真正被吸引而专注的案例其实很少。所以我无法坚持,无法专注。

I’m still in the woods. I can’t see a path.

不是所有的总结展望都要结束在upbeat上,也不是所有的人生都能圆满。收起我的骄傲,直面自己的失败和懦弱,也许还能获得一点平常心。

关于女权-我自己的体会

好久没有写讨论什么话题的日志了。

学生时代,我理所当然觉得男女是平等的。我的聪明和男生的聪明是一样的。虽然班上成绩最好的是一些男生,我还是觉得很多时候我比他们聪明(我不喜欢做题罢了)。学生时代总是觉得,未来会证明这一点的。

我第一次真的意识到男女远不平等,是在工作中。作为女生,我总是立刻被划为:做事仔细但不一定有效的类型。其实作为写程序的,我觉得最宝贵的能力是不assume太多,愿意试愿意写,然后把试下来的结果meta化来理解。我亲眼见到很多男生,其实视野非常的狭隘。大家坐在各自的小格子里,那种男生做项目,50%的时间都在高谈阔论,看到的任何东西都要吼出来。周围人有时候会给他一些建议。项目就在边谈论边写代码中做成了。男生进入写代码的环境,总是被默认是一个技术骨干人员。

作为女生,我总是被默认为技术不如男。大多数情况下,我并不介意用自己的成果来证明自己。很多人都是能看见我的技术能力(以及别的方面的能力),而根据我的表现来形成对我的观点的。但还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即使是我的功劳,也不会意识到。以后有事情、有credit,还是会奔向我旁边的高大的男生,或者高谈阔论的男生。

我的一个座右铭,是:任何困难都是一个战胜它的机会。按照这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别人会对我先形成不利我的观点,这不要紧,这只是一个给我的机会,让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但是,工作这么多年,不管是什么环境什么老板,不管我怎样要求自己,总是有很多看不见女生能力的人,很累。那种人,并不一定是有意歧视女性的人,很可能只是一个缺乏判断力的人,只能靠在别人身上贴标签来判断。

摆平心态,踏实做事。

这个世界的任何缺点,都是你能发挥自己力量的地方。

看一眼Joss Whedon的视频,记住这个世界上,你不是孤独前行。

对了,我的座右铭其实是源自Inara的一句话。说到底还是Joss写的。

2013年中

过去几年我都会在年中写一些工作感想。

今年开始取消,换成对new year resolution的评价。

  • 读24本书 [要求:每本书读完都要记录;读书的题材要广] – 读了7本哈利波特,其它几乎没有了。。。离目标还很远
  • 重拾钢琴课 – 好好找老师上课貌似做不到。但自己弹了一首平均律 – 还算满意吧
  • 读一些一直没弄懂的科普读物 [相对论;量子力学;概率论;微积分;人工智能] – 参加了统计方面的课程;微积分的课程进行中(好像已经脱节很远了,似乎要放弃了)
  • 开始学德语 – 没有开始
  • 开发一个iOS或Android应用 – 没有开始
  • 为今后的发展作初步的计划和行动 – 没有进展

27

我对自己是不是聪明有很深刻的怀疑。我不想承认自己不聪明,所以总是在寻找相反的证据。但是我也不能忽略我不聪明的论据。看看我父母就知道,我应该不是很聪明。小时候我算术成绩非常差。任何那种看谁聪明先回答的事情都轮不上我。

作为不是很聪明的人,我觉得(并且希望不是因为我这样希望才这样觉得)人聪明与否不仅和天生的智力有关,更和后天的习惯有关。一个审时度势的人可以顾及到很多方面,也许没有聪明的人那样聪明,但是可以知道得更多。而没有全局观的人,则可以保持humble。相反,很多聪明的人,喜欢停留在他们熟悉的领域里,maintain他们聪明的声誉,反而不利于他们。

以前要我承认自己不聪明,并且得到上述结论,是很难的。我觉得现在的转变的原因是,我对自己越来越接受了,所以不需要依靠别人来说我聪明。

=====
一个公司的实质,其实只是使一大堆人一起来做一件事。什么领导决策啊、项目流程啊、管理方法啊,都是围绕着“一大堆人一起来做一件事”的。我们从小被学校教育要认真听话,造成了现在无法透过公司的规定、同事的眼光、上级的旨意来明白本质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总是只有商业、经济利益才能驱使一大堆人做一件事呢?商业在如今的社会的力量真是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