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第二周

放飞第二周给我的感觉还是很轻松。睡觉变早了。看书变多了。锻炼也变多了。弹琴还是很少。感觉工作时脑筋也更sharp,每天应对PM的朝令夕改更放松了一点。要不要一直放飞呢?也许四月份Todoist服务到期后就不再订阅了。缺点是不每天逼自己记录的话,现在我都不知道一周干了什么。下周计划放飞的同时尽量记录一点吧!

本来相信想做什么安排一个时间去做会对行动力有帮助。然而Todoist给我的只是每天postpone的挫败感。关键是除去上班以外我就没时间。

那么记录和安排这两件事都不是Todoist的长项。

另外这一周后几天吃得也比较有节制。我想一部分是因为焦虑少了,然后脑子经常可以自主去想别的事情,而不是到处寻找满足。

反正productivity这个邪教,每过一阵就要纠缠一次。

倒浆糊(倒出来,没有打错)

我看任何东西都只能看见自己在想的东西。(我的头脑宛如一团浆糊,什么放进去都会搅在一起。说好听点是融汇贯通。)

最近看的所有东西都让我觉得世界怎么在各个层面上都这么糟糕,而且没有解药。无形的大手在运作,个人的力量没办法改变什么。没法怪罪任何人或实体。

上周分两天看完了Dominion。这是一部介绍目前世界上的畜牧业的纪录片。我们吃肉吃蛋吃奶的时候总是想象那些动物的处境已经是尽量人道了的。实际上远非如此。这部片我只能说是听完的。我坐在电脑前,从头到尾基本上一半的时间都用手挡住屏幕,因为画面实在太血腥太残忍了(而这些是如今畜牧业的常态)。有些动物被用来养肉、有些用来下蛋、产奶、产毛等等。因为经济的驱动,下蛋、长肉的量远高于自然状态。那些母鸡看起来太可怕了,毛大片大片地掉了;那些用来养肉的肉鸡,则连站起来都很困难等等等等。看这部片的时候我想到(实际上纪录片结尾也点到了),人类对于动物的dominion,和人类对于别的人类的dominion,其区分可能只是一个spectrum,也许并没有本质区别。前一阵读了《汤姆大伯的小屋》,里面提到的把黑人奴隶的婴儿和父母分开,这种做法,和奶牛产子立刻被夺走的区分,其实也没那么大?

我在读《汤姆大伯的小屋》的时候想到,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奴隶是什么意义。小时候就知道我们要“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但我似乎自打有意识起就一直意识到,这种口号往往是反过来的意思,越是叫得响,就越说明我们其实也是奴隶。我发现我潜意识一直认为黑奴的问题只是他们在明面上都是低人一等的,实际上他们和我们一样,干活吃饭,永无天日(暗含着他们在争取什么啊的感觉)。卖来卖去又怎样?在我们这里恐怕还没人买我呢(!)。

美国过了这么多年,才承认黑人也有人的权利。有人的权利是什么意思?可以拥有财产,自我表达,自我实现。可是想想中国人的财产权也是很dubious的。国家如果想做什么还不是可以对你做任何事。

最近一个新闻是发现一个数据库,里面对女性都打了一个属性BreedReady,这和养猪的区别(因为使用了Breed这个词而显得)有多大?

再说回纪录片里看到下蛋的鸡或者养肉的鸡形体上已经和我们印象中自然的鸡很不一样了。我想到现代在城市中生活的人们,比如我。长期看着电脑因此视力很糟糕;肥胖、有腰椎间盘突出,跑500米就喘不过气来。更不要提心理上的扭曲了。我们看到的各种纪录片和国家地理摄影师镜头下的野生动物,形状各异,但各自有各自优美的地方。我的身体之于一个自由自在生活的健康人类身体相比,是不是就和Dominion里产蛋的鸡或者肉鸡之与我们印象中散养的鸡的对比一样。

然后,最近在《枪炮、细菌、钢铁》里再一次读到,人类的扩张带来了当地物种的灭绝。读到书里写从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人类扩张的速度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Firefly里提到Reaver出没的地带越来越广。Mal说:Getting awfully crowded in my sky。我想,对于动物来说(甚至后来对于面对殖民者的原住民来说),人类就是reavers。本来只在最北边出现,但是他们扩张得太迅速。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想到Zoe跟Simon解释Reaver的那段话:”If they take the ship, they’ll rape us to death, eat our flesh, and sew our skins into their clothing. And, if we’re very, very lucky, they’ll do it in that order.”忽然证实了!人类就是reavers。Dominion里都有啊!而且经常是不按这个顺序来的。纪录片里贯穿每一种畜牧动物的一个问题是,无法很有效快速地杀死它们。甚至,他们有拍摄到中国的皮毛业活剥皮的地方。我尽管一直遮着屏幕,还是看到了一点,不想记住。。。

又要重新做人

完全放松了一星期。没有记录,扔掉了Todoist,想练琴再练琴,没有听音,想读书的时候再读书,不锻炼也不负罪感。结果是基本上没练琴也没读书没怎么锻炼。还是坚持带饭因为我想吃叶子。感觉是休息好了一些(晚上不必为了一天一事无成而纠结),工作效率高了一些。

为了在todo列表上打勾而做事,不如为了想做事而做事。Todo列表的提醒作用是有用的,但如果能在提醒的同时引起想做事的动力就好了。我还是这么一个有点自我放纵的人,不spontaneous就做不了事。而光有打勾的满足感、维持todoist的streak是不持久的。同时,每天postpone那些事情感觉很灰心。

我决定下周还是放松。但要争取自发形成一些节奏和规律。

is this depression?

昨晚回家做完饭(从春节后上班到目前已经每天在坚持带饭了),L回来了。他一般是在九点多到家,昨天有点早,其实九点还没到。

不知不觉,在九点前练琴(太晚的话扰邻不好)这个纪律已经渐渐打破,我经常是八点四十练到将近九点半。

实际上昨天并没有忽然搞得太晚。我还是可以擦擦手,开始摸一遍最近在练的曲子。但是我做不到。

我坐在厨房地上哭了一会儿。然后决心不要继续放弃。那么完全没有心情弹琴了。我进屋打了四十分钟的FB。运动量比我期待的小一些。并没有觉得很爽。我的袜子在地板上有点滑,不太能用力。

每天晚上都是这种情绪,只是昨天忽然崩溃了一下。三月一日打开的一本书到现在连前言都没读完。

今天早上挤地铁时,带的饭摔碎了。我不该带玻璃容器的。因为要对付地铁安检,我不再背双肩包。带电脑的话就得把饭碗另外装一个包。这个包摔了一下,我一摸,里面碎了。

从地铁站出来后,我走到垃圾桶边,把水果和蒸胡萝卜拿出来,然后把玻璃碎片和饭一起扔了。做这碗饭让我昨晚有点崩溃。然后现在又吃不到了。不敢多想,不想在早上崩溃。不想崩溃着走进办公室。

在不断的回避和否认中隔绝了激励的情绪;在每天的重复中忘记如何改变。

渐渐失去力量。

记一个节目(其实我想说的就是一两句话)

我还没脑死亡是因为每天听点节目。上周有一天听了这一集TED talk节目,这个人是一位医生,他开自己的诊所。他说他的目标群体是低收入人群,很多是英语不好的移民,很多人也不开车所以无法遵守预约时间什么的。所以他的诊所和一般的诊所很不一样。在他看来,他是利用了这一块需求来提供供给赚钱。他觉得这是资本主义的成就。一般政府资助的医院做不到。。。

我觉得挺新奇的。医疗经常是政府都做不好的事情,市场能够更优化地提供这种服务吗?(难道不是好的医疗资源都被有钱人占用了?)如果我特别懂资本主义的规律,利用这些来做成我想帮助别人的business,真的可行吗?

最近其实还听了一集讲open source开发的,那个嘉宾也在说,开源社区可以少对钱敏感一些,允许一些资本介入。。。

其实两个节目我都没有听得特别懂。就记一下。。。

我现在的状态

心情有点乱七八糟。写写整理一下。

我最近几个月占据我感情的事情是看BtVS。周日下午看了S5E10 “Into the Woods”,是Buffy的第二个主要男友Riley离开的一集。我读到的听到的分析为什么Riley很糟糕的内容,多数我都能理智上同意的。这个角色的糟糕,是很多方面因素的成果,我比较肯定地觉得不是编剧最初的意图。看他离开的这段时,流的眼泪比两次看Angel离开还多。然后我难受了很久,在钢琴上摸相关的旋律(可惜没有人做transcription,而我又没能力。。),这段音乐太伤感了。然后鼓起勇气听Dusted分析这一集,他们对Riley的批评是毫不妥协的。他们说的大部分我都能同意。但是我感情上还是不能满足。

问题是这里的伤心,并不是纯粹的伤心情节。回想到上一次因为一部剧而伤心的时候是《克隆人战争》里Ahsoka离开的地方。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并没有怎么哭。《义军》里第二季的最后Kanan被戳瞎,Ahsoka和Vader对决,结局不明,这时的音乐是《克隆人战争》里Ahsoka离开时的音乐的改编(本来只是一个woodwind乐器孤独悠扬的独奏,义军第二季finale里是伤感又荡气回肠的管弦齐上),我趁一天晚上独自在家,回头去重看Ahsoka离开Jedi Order的那段,伤心地狠狠哭了一场。那一次大概是我成年以后哭得最放纵的一次了。但是这两天的伤心不一样,因为编剧对这个角色的意图很不consistent。多数观众可能都不在乎甚至很高兴看到他走了,故事可以继续了。而我由于我也说不清的原因,对这个角色投入了好多感情。现在只觉得,一个我喜欢看到的角色离开了,他的故事就这样被放弃了,好遗憾。甚至那段旋律,都没有结束在tonic上。至于很多人给出的不喜欢他的理由,好像只成为我不能放纵哭一下把这件事close了的阻碍。我甚至有点鄙视自己,怀疑自己感情成熟度特别低,无法自控,无法理智。

然后么,自然地开始研究起了演员。从粉丝站找到了人家的instagram看了个遍。(觉得自己有点变态。虽然当然人家是演员还算是比较公众的人物,但我因为这样的感情需要而去看,感觉自己很变态。)他的instagram基本上就是他家的林子,他家的娃和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目前的所在地是我之前哪里看到一眼的他的出生地。显然他特别热爱这种乡间生活。在好莱坞混过后,还是对乡间生活更有热情。发帖不多,但主要都是卡车运树、修房子、家里的日落、初春的大雪、下雪就要带娃去滑雪。。之类的。我,一个在张江看到一片草坪从一个角度看过去天际没有建筑觉得这景色很特别(实际上稍微换个角度就可以看到旁边的楼了)的井底之蛙,股沟了一下15 acres是多大,换算成平方米,我还是一点概念也没有。我还想象了这种回到出生地,热爱一个地方的感觉。我想象这是一种生活顺利、各方面都稳定的结果(但其实应该也是一种很保守的意识形态。。?)。

这也许是我永远不会有的感觉。我永远期待逃离,但又永远觉得没有地方有义务容纳我。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想到我周围的环境,这种安稳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说土地所有制就阻碍owner去维护它,因为严格来说你不是owner,也许明天就要你滚)。我已经很久以来学会了和这种绝望的感觉共存,安慰自己说觉得世界有问题,是给我存在赋予意义的机会。然而我做了什么吗?每天似乎只能被工作占用所有的时间。而我工作似乎只是掩饰,时间久了连我自己都没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己。工作、通勤之余,体力差到下班后只能做一些很被动的事情。其实,看剧也是很被动的活动。

这两天我难过到没有继续看剧。喘息一下也好的。前几周我都只能不停地听Dusted,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在看,看完就想听他们讨论。然而最近几集我就没有听,我也没有继续看剧,这部剧现在是我的伤心事。Wittertainment已经有十周没有听了。前天听了一期Code Newbie,采访了一个freelance的人的经历。听他说他开始freelance的时候接活的经历,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周围环境做不到的?也许会被骗、被社会保险制度、营业监管问题占据绝大部分精力?更不要说他通过经营关系网来找到freelance的工作。。今天听经济学人的一期节目,说美国经济的集中度自从20年前增加了2/3。资本主义是要建立在竞争上才能发展的。我忽然对听到很多谈话中的private sector这个词又有了理解。

对了,最近还在读《什么是数学》,忽然又对自己很没信心。一直觉得自己是适合理科的,但是其实想想,我从来就不太敢在数学的一些规律上面做jump。尽管蹑手蹑脚,我还是经常错得可怕。学生时代(包括刚开始工作时候对自己的方向)觉得自己适合理科,现在越来越怀疑那只是因为懦弱。因为理科比较不需要勇气,只需要理解。如今工作中,复杂的问题我还是无法处理得很好,cannot make the leap。。。想想觉得有时候认为别人都不对的我是多么自大啊!(这种慌张的没信心,和我妈非常像,很可能是我的未来。)

哎,写这这么点后感觉坦然一点了。但还是心情抑郁,自我怀疑。不过反正我也只是路过人间一回而已,活成什么样也许并不怎么重要。

碎片

似乎遇到了和[这个帖子]一样的问题。我的数据还要悬殊(109M对8K),应该更加容易走dupe。但是我们有将近4K的amp,所以dupe后要30M,optimzer就觉得redistrib也挺好。(问题是数据按照join column redistribute有skew,所以即使数据量不算特大redistrib也会挂)。amp多机器强,反而跑不出来了。(那个帖子里说把同样的数据放到150 amp的系统里就会dupe然后能跑。)

我的问题解决方案是改变我小表的用途,把小表数据量再减半。

就是觉得博客上应该写点别的。。。

mumble jumble

忽然在想,我总是把一切混为一谈不是因为我善于联想(我嘴上说自己脑子一根筋,想到什么看什么都是它,实际上心里还是有点得意自己有点融会贯通的本领),而是因为任何一个话题我大概都不太懂,无法深入。

刚去世的John McCain的最后的话,在推特上被转到我的时间线上。摘抄如下

“My fellow Americans, whom I have gratefully served for sixty years, and especially my fellow Arizonans,

“Thank you for the privilege of serving you and for the rewarding life that service in uniform and in public office has allowed me to lead. I have tried to serve our country honorably. I have made mistakes, but I hope my love for America will be weighed favorably against them.

“I have often observed that I am the luckiest person on earth. I feel that way even now as I prepare for the end of my life. I have loved my life, all of it. I have had experiences, adventures and friendships enough for ten satisfying lives, and I am so thankful. Like most people, I have regrets. But I would not trade a day of my life, in good or bad times, for the best day of anyone else’s.

“I owe that satisfaction to the love of my family. No man ever had a more loving wife or children he was prouder of than I am of mine. And I owe it to America. To be connected to America’s causes – liberty, equal justice, respect for the dignity of all people – brings happiness more sublime than life’s fleeting pleasures. Our identities and sense of worth are not circumscribed but enlarged by serving good causes bigger than ourselves.

“‘Fellow Americans’ – that association has meant more to me than any other. I lived and died a proud American. We are citizens of the world’s greatest republic, a nation of ideals, not blood and soil. We are blessed and are a blessing to humanity when we uphold and advance those ideals at home and in the world. We have helped liberate more people from tyranny and poverty than ever before in history. We have acquired great wealth and power in the process.

“We weaken our greatness when we confuse our patriotism with tribal rivalries that have sown resentment and hatred and violence in all the corners of the globe. We weaken it when we hide behind walls, rather than tear them down, when we doubt the power of our ideals, rather than trust them to be the great force for change they have always been.

“We are three-hundred-and-twenty-five million opinionated, vociferous individuals. We argue and compete and sometimes even vilify each other in our raucous public debates. But we have always had so much more in common with each other than in disagreement. If only we remember that and give each other the benefit of the presumption that we all love our country we will get through these challenging times. We will come through them stronger than before. We always do.

“Ten years ago, I had the privilege to concede defeat in the election for president. I want to end my farewell to you with the heartfelt faith in Americans that I felt so powerfully that evening.

“I feel it powerfully still.’

“Do not despair of our present difficulties but believe always in the promise and greatness of America, because nothing is inevitable here. Americans never quit. We never surrender. We never hide from history. We make history.

“Farewell, fellow Americans. God bless you, and God bless America.”

读这段话的时候意识到我被感动得不小,如果不加控制大概要哭了。我好像一直认为我自己对任何爱国情感都是by default否定的。前一阵重看TCW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心里其实是有很强烈的寻找归属感的需求的。我小学时候也曾是爱国者呀,只是现在我对能被我认同的集体的要求更高了。也许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我还是那么skeptical)。前两天看佳士工人的视频的时候,也是看哭了(虽然我很反感那些视频里表面上的口号形式,这太像国家喉舌的风格了。这些人可能是没有别的表达技巧(比如控制情绪地陈述事实),也可能是故意这样觉得可以得到更多同情和支持)。

其实这篇日志更想说的是。。McCain这篇告别词,有一种扎实稳固的道德观。如今强调这种被很多人认为是过时了的美国精神,是不是只有人要死了才可以不被喷。如今即使是仍然相信民主开明的人,也不太开口重提这些基础。“你知道吗?这个人曾经支持伊拉克战争啊!所以他说的话都要怀疑一下。”我对McCain其实不了解,也就这两天稍微看了一下,但我可以想像“杠精”要抬杠的话也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抬的。据说这个人本身就是有不少争议的,但就这篇告别词里说的感情、信念,都非常动人。能在死前说,我爱过自己的生活,我也知道我努力过的事业以后还会有人继续下去——这就是十几年前我读罗素的时候认定的人生的目标。

能无顾虑地建立在在我看来是基础的道德观上做别的事,真是现在已经没有了的自由。我最近看BVTS也有这种感觉。这部剧里,作者可以讲笑话、制造恐怖、写言情等等,但背后那个moral fiber是那么的正,看得很舒心。比如最近看的一个故事里(尽管非常老套),Buffy的老同学要计划带领一些人去喂吸血鬼。表面上他的动机是对吸血鬼有无知的崇拜。最后发现,他的动机是得了绝症,悲惨地死去不如变成吸血鬼。虽然动机让人同情,但这样做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才是更不对的地方。Buffy当即对他说:You don’t have a good choice, but you have a choice。如此简单明了的道理,一方面立场坚定,一方面也给对方选择,当然要这么做这么说!Buffy这样做太完美了。

这部剧看着让我明白,我喜欢Buffy和喜欢Luke是一样的(除去TLJ)。在我看星战的时候,我就意识到单纯不吝啬地给角色这些扎实的道德基础,虽然也许看起来不如有moral ambiguity的有趣,但勇敢、善良、无私、宽容是那么可贵的品质,编剧们是不是有义务这样写啊!如今,你更加难以站出来champion这些品质了。现在的剧只会想方设法把人物搞复杂,情节设定搞得高大上,brainy is the new sexy,搞你脑筋(而实际上很多都其实经不起推敲)。

是我真的脑子太一根筋了,还是我太天才了看出来如今这个世界能为新纳粹辩护、把所有人性格里最狭隘的一面鼓动起来的国际大趋势,在娱乐行业就能看出来?

当然,我还是同意道德是没有理智的是非的。也许我怀念真正的政治正确,只是怀念过去的中年的标志而已。

流水20180806-20180810

点保存点成了发布。。接下来更新好了(完结(

  • 20180806 Mon
    • 昨晚睡得早(因为一上床看书就睡着了),今天起得早,要稍微总结一下,还要把昨天积攒了一天的碗洗了。结果水池里竟然有一只还没死的蝉,我把杯子放进去的时候它叫了两下,我尖叫跑开了。。。为什么我对虫子有这么不理智的恐惧。出门后还感觉因为尖叫嗓子有点破。
    • Commute
      • 看书看了一点点
        • memetics?!
      • 听音
      • 早上偶然怀疑一件事,去看了。然后心里更凉了一点。有点感觉我deserve一个明确的解释,但我感觉我得不到了,也没办法。啊世界上一定有很多糟糕的事情是由于这种情况下情绪不满足纵容自己往恶的地方想造成的(提醒自己)。
      • 到公司发现门卡过期了,上上下下跑了两次。
    • work
      • unpack bitmap的数学我还是有点不熟悉。不过现在有更简单的函数。试了一下结果正确。
      • 中午看了一堆昆虫的东西。感觉身上过敏的地方都在痒。。
      • 下午看了一个别人的问题,通过技巧把报错的数据跳出来了。。不容易。。。
    • 下班路上和晚上把没听完的wittertainment和Sinica Podcast听完了
      • 上周的Sinica Podcast。。跟朋友请教了Noir的意思
      • 我小时候好像有不少港剧是讲三十年代上海的。我默认那些都是虚构过头了。我对那些的不相信和我对抗日神剧的不信没有区别。直到听到英语媒体这么说我才信。以前一个课本上的课文说,沙俄时代的一个穷苦的孩子,有一个闹钟,上面印着“时间就是金钱”之类的一行字,他就很相信,因为他相信任何印刷出来的东西。我当时觉得不可思议。回想起来,看来我从小就对任何宣传默认不信。。。而我现在对英文报道的信任,可能和那个小孩对印刷的东西的信任,没有什么大区别。。。
    • 我爸帮我把蝉抓走放生了,happy ending
    • 晚上吃了我爸带来的晚饭:蒜泥蒸茄子和豆腐汤
    • 晚上看书效率总是有点低。想上床看书所以又早睡了
    • 还略头疼
  • 0807 Tue
    • 起得很早
      • 吃了玉米和芋艿和煎培根(因为早),一边看《人类简史》
    • Commute
      • 早上和路上听了BBC新闻,Caixin,经济学人一周tasting menu
      • 地铁1,2看人类简史
      • 地铁3听音练习,大小调交替,多个八度。这两天练习的时候总是有点心不在焉。今天的成绩好像还行,但是要我回忆到底运气成分有多少(是不是没怎么遇到我很难辨别的几个音),我就回忆不起来。记得有两次是认错了音,而且离得很远。(我还是会想到最近那件不愉快的事情,需要意志力来帮我平息。)
    • 工作
      • 上午跑job一直报错(一排到队就报错),手动可以跑
      • 一边重跑一个数据
      • 修复一个数据
      • 中午吃饭时看大家推荐的Counter Campaign of Influence的文章,开头提出来的问题让我非常激动:
        • 福山教授当年写的文章说,看看这些中国统治阶级的儿女在美国念书,他们不可能都愿意看到中国是亚洲唯一不民主的国家,所以ideology的战争我们赢了。然而现在回头看,那个结论错了。
        • 怎么会错呢????哪里错了呢????这个问题I’m dying to know!!!!读到这个开头我感觉我期待得胃都有点颤抖了。澳大利亚的这个问题,Sinica Podcast谈过不少。但都是更针对目前事实是怎样的、澳大利亚(应该)怎么面对。我本人更感兴趣的是,为什么我们见识了这么多民主的好处和大趋势,还会越来越专制?我怀疑这篇文章并不会回答我这个问题。一顿饭吃下来我还没读完exposition部分。回来午休的时候在电脑上想读的,先看到了那个画展的帖子。接着就一点多了。泡茶休息继续工作。。。
      • 下午:早上跑错的job还是没头绪。做下一步还是出错,结果发现下一步的问题在于数据skew。
      • 写文档
      • 晚上搬数据
    • 回家路上主要看书
      • 我们相信科技其实也只是目前历史趋势使然
      • 我们觉得科学家是科技革命的关键,实际上是科学和帝国主义以及资本主义的结合才是关键
      • 非欧洲的大文明都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了
    • 听SWR。
    • 买了Solo版的funko。。。!
    • 晚饭:粥+咸鸭蛋。
    • 弹琴:也就把最近的几个曲子弹一遍。新曲子摸了一会儿(昨天白天曾经把它循环播放了一小时。不过其它时候都在听那个14小时的SW大playlist)
    • 晚上雄心壮志想看东西的。但是困啊。。这种时候意志力薄弱,坐着玩数独。
  • 0808 Wed(没有及时记录所以存在感降低了)
    • commute:看了一点书,没有听音
    • 工作:
      • 昨天一整天干嘛了?现在只记得昨天做的最后一件事。一个SQL想了半天好像只能分段写。问题是分段插入的话,不知道产生文件会怎样。昨晚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把写成的job提交跑了。今天去看结果。很可能出错的,我很少一下子写对。。。
      • 看了一点本来一直我support的东西。数据就是没有。PM还跟我强调这个我不该花时间的。希望世界上的PM都能明白,跟开发说不该花时间是没用的,你不要把这个事情给我们做才行。这么显而易见的道理。
      • 上面那件事我完全没想到我还可以把本来被reject的数据再给他们发一遍。我一直在等application端用任何方式重新产生数据。。。
    • 下班commute也不知道在干嘛。听了SWR。Riley的星战观点已经和我的差太远,他本人的可爱之处都无法弥补了。没有Bruce在SWR已经让我有点难以忍受。
    • 对了早上和豆瓣友邻聊星战,再一次陷入TLJ怎么这么恶心都感觉中。想起Jon Kasdan在推特上回复人家I’m sorry you didn’t like Solo. We tried our best之类的话。这种回复其实是decent的人类正常的回复啊。相比之下RJ的回复都那么的阴阳怪气。我不喜欢trolling,但是他真的是个心胸和眼界都有点狭隘的人,狭隘不自知本来也没什么,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狭隘之处的,问题是他还那么自以为是。
    • 晚上在家,躺沙发看书睡着。洗完澡没看了一会儿手机结果很晚再睡,有点生气我自己。
    • 晚饭后不知怎的又想起最近的人际关系问题。因为得不到解释,我好像没法不去想。。是不是之前我还有别的做得不够的地方?(我想起有一次读书,我有点嫌在念的同学念得太慢了,在她念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打断她自己来念。有一点点mean。)然后我又想,我现在这么想大概是有点morbid。接着委屈的感觉又出现,居然掉了几滴眼泪。情绪真是难以驾驭的东西。我知道我是问心无愧的,就算有小错,只要让我明白我错在哪,我也不是不会愿意道歉的。我现在还是觉得,值得道歉的小错我都没有犯。没有解释我当然更不知道我有没有错,只能靠我自己判断:我对朋友一向与人为善,我问心无愧的。
    • 对了昨天听了TechBuzz说拼多多的事情。对它我是一无所知。我爸好像跟我们分享过,我点进去发现要注册就没有参与。copy一下我记在豆瓣的想法:
      • 听了个拼多多的介绍 他们的目标顾客是价格敏感的较低收入人群。(我:合理的便宜所谓的一线城市中产阶级都会想要啊,一般都是看trade off了什么) 创始人没去参加IPO的(仪式?),说IPO不是很重要的。(我:三年就IPO了,先把不重要的事情做掉吗?) 把消费和游戏&社交网络结合异常成功。拉好友参加团购砍价,之前是有提价的。还有以抽奖为噱头获取用户信息。 有时候平台上销售的产品质量有问题。没有评价系统。 创始人曾在股沟工作,也提不作恶的思想(可是这样利用人性弱点赚钱、赚低收入人群的钱,我觉得有点不能接受诶。)
  • 0809
    • 早晨
      • 睡得特别少,眼睛酸。有点焦虑。
      • 看了SW Show
      • 吃了小半个西柚,好吃。
      • 打开书但没看
      • 早上写总结总觉得还没进入状态。想变成晨型人。
    • commute
      • 人类简史:资本主义。放在这个perspective下感觉好理解多了。以前也被解释过资本运作的作用是把资本分配到需要的人手里。感觉书里接下来有个but。
      • 听音:大小调交替。都在90%以上。Albeit一开始作弊了一下,在出错之后杀了app重来。然后听toned ear里的interval,成绩比较差。换成fixed root好多了。
      • 听了BBC新闻
    • 工作
      • 早上特别紧张。
        • 改了一个bug上线。但关键是还要跑一个多月的历史数据。写代码当时还不太会用新系统,现在一看效率很低啊。试了一整天,到下午才成功。
        • 上午还传数据、跟同事讨论一个问题。竟然有我不能完美写出来的逻辑?一直到晚上都很不甘心。等下我要去再想一想。
      • 下午主要在调重跑数据。下午继续很困。
      • 跑完数据看了一个问题。老的数据库太智能了,把这两个字符自动当作一个字符了。没在文档里找到什么解释,不知道这多大程度上是common practice.
    • commute
      • 人类简史
      • 听602 club说新的Thrawn novel(我是放弃看了直接听剧透。。A Jedi and a Chiss walk into a bar…
      • 感觉还是会想到不愉快的那件事,路上看书效率低了一些。忽然意识到同一件事让我一会儿有倾向把对方想得一无是处,一会儿又有点morbid自责。人的情绪真是荒唐。
    • 晚上吃了饭团酸奶和大半个西柚。西柚好好吃哦。吃饭时看人类简史。
    • 弹琴:摸新曲子。对了下午摸鱼的时候看了John Powell发在facebook上的synthetic音乐视频。放到Han’s theme的时候还不忘credit JW。。
    • 躺床看书终于超过十分钟了。很明显一个时候脑子再也消化不了任何文字,是睡觉的时候。
  • 0810 Fri周五了!
    • 早晨
      • 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还是没变成晨型人(洗了碗,扔了垃圾<-并不是每天早上都能做到的
    • commute
      • 整个路上都没做平时的事情,而是因为朋友说迪斯尼是不是在支持川普,搜了一篇Bob Iger的报道。他2016年之前是支持民主党,2016大选年不再支持民主党。文章也没说他为什么不再支持民主党(而是转投no party。。不过现在这情况,no party是不是更好?支持任何一个party都有分裂的问题)。说是他2019年从迪斯尼CEO位置上退下后,可能会从政。
      • 听了BBC新闻和Economist Babbage。今天忽然在想,本来不知道为什么经济学人杂志会有Babbage栏目。但是读了《人类简史》才明白,资本主义和科技是息息相关的。
    • work
      • 把一个问题想清楚了。用测试数据好像可以。写完代码但跑不过去,性能要调。
      • 昨天补数据造成小问题,处理了一下。
      • 中午继续试图读澳大利亚那篇文章。我觉得它不会回答我的问题了所以兴趣有点减弱。一个中午还没多少progress
    • 晚上回家吃泡面、冰激凌,看Buffy

人际关系

我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苦恼人际关系。

一个我挺喜欢的朋友,和我观点不一样。我们早就试过了谁也说服不了谁。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open mind的、很有同情心的人。但是她同情被我们谴责的政府。我完全不怀疑她有任何人品问题,有任何居心不良、或者冷漠,或者谄媚之类的。在我看来会为我们这个政府说话的,只有上述那些原因。因此我对她的感觉一直是疑惑。她从来没有否认过我们质疑的一些事实(比如8964),她的态度是,那些是不对,但我们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不要没有耐心而做出负面的举动。其实这个态度和我的态度有一点点重合的。在“革命vs改良”这个spectrum上,我并不是很革命的。We need to find a way to do it.

下面是我的小人之心:

在我完全没意识到的情况下,我得罪到她两次。每次我都无比惊讶。因为我并没有做任何过分的事情。第一次是,我说,我想说一下新闻。她就从屋子里走掉了。第二次是有人分享了“Christopher Robin电影不能上映”,我开玩笑说,她会说“每年都有很多电影不能上映,我们不要想多了”。她就退群了。

我一直觉得我这个人的性格有点过于老好人,不够勇敢,因此智慧也不够犀利。所以发现我得罪人总是感到很惊讶。我觉得我的朋友比我聪明、犀利、看问题的思路也更清楚。我的小人之心是,在这个分歧上,她隐约觉得我们说的可能是对的:她支持的政府一次又一次刷下线。罗素说,如果一个人说2+2=5,你不会生气。如果你对什么不同观点感到生气,说明你潜意识感觉到了你支持的观点也许并没有足够理由支持。

上面是我的小人之心。也许她只是单纯觉得我在恶意挖苦。那样的话是对我的误解。A因为误解了B而受到了伤害,B因为有这么个误解也被伤害了。这是不是最经典的人际关系drama?

Be kind. Be humble. Be persistent. Be brave. Be inspired.

我不想要drama。我还是要提醒自己与人为善。但我也不要做老好人,eager to p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