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碎片关于Sinica podcast w\ 查建英 – activism in China

我觉得这一期节目很引人入胜。主要是因为这是我关心的话题吧!他们提到的moderate liberals(你直接说无能懦弱liberal好了),其实就是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个华裔记者& activist家属的角度,就和以前那堆学者外交官什么的很不一样了,不再讨论美国应该怎样怎样(engage?decouple?)。对我来说这个角度挺惊喜的。

我就想记一个细节:他们提到了海外华人dissident内部吵架这么厉害。Kaiser还说最凶的吵架就是这些人里的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也没什么人可以讨论。查建英回答说,you are the mirror image of your enemy. 她说这句话的一瞬间我好像忽然明白了。感觉这个问题她显然有很深的了解(这种人我毕竟一个也不认识)。她说,在集权主义下的人,出来后自己也带有集权主义的味道,对人不信任和尽量去理解,看事情非黑即白,默认接受权力hierarchy等等。她说得很spontaneous,感觉她一定是个很好的作者(惭愧从来没看过她写的东西,她哥哥的名字听说过,但我没仔细了解过,就是因为以为是那种好斗但无用的dissident)。然后Kaiser说了一堆也很有道理,(但第一次觉得Kaiser说话的spontaneity被比下去了:))他说他听说就是这个制度下会真的表态反对,一般都是性格有这种倾向:egoistic或者好斗的之类的。查还说,在美国的华人有很多川普支持者呢!很多人自己是移民,却不同情穆斯林,甚至受不了metoo。我也第一次意识到,这种现象和“反华华裔移民爱内部吵架”是相关的现象。


好了打开这一篇是想记上面那些。那么忽然联想到别的事情。前一阵看了大法官Ginsburg的纪录片RBG。一个感想是,因为我们觉得人人平等是应该的,所以女性遇到不公对待,即使是RBG年轻的时候,也是碰了钉子才意识到女性受到了多么不公的对待。这里要说的是另一个感想,就是RBG的态度一直是坚定低调的。她说她控诉不公的时候:

“Well, [I respond] never in anger, as my mother told me. That would’ve be self-defeating. Always as an opportunity to teach. I did see myself as a kind of kindergarten teacher in those days. Because the judges didn’t think sex discrimination existed.”

这个态度我太赞成了。我觉得提得太少了。我觉得现在的世界太分裂,也是因为缺少这样的态度。我们需要振奋人心的rhetoric,更需要这样沉着坚定的力量。为什么在华人反对者里,不能有这样的力量呢?

It’s a babblefest

我决定这个博客改名叫Babblefest了!

博客写了十多年了,最早的时候在歪酷博客,标题是Finding Graceland,来自那张专辑。后来转战博客大巴,也不记得是不是那时改成了Finding Serenity,来自那艘飞船。自己租空间放博客沿用了这个名字一直用到了现在。这次改名没有什么驱动,就是正好意识到这是个好名字。(好吧,其实是我在想给我正在筹划的私人wiki起个名字,想从BtVS里找。然后我一直在回顾第四季,因为最轻松。然后正好遇上了这个词感觉更适合用在博客标题上。)这次的名字还是来自尾灯。这个名字下,写博客是不是会更随意:)

记一个节目(其实我想说的就是一两句话)

我还没脑死亡是因为每天听点节目。上周有一天听了这一集TED talk节目,这个人是一位医生,他开自己的诊所。他说他的目标群体是低收入人群,很多是英语不好的移民,很多人也不开车所以无法遵守预约时间什么的。所以他的诊所和一般的诊所很不一样。在他看来,他是利用了这一块需求来提供供给赚钱。他觉得这是资本主义的成就。一般政府资助的医院做不到。。。

我觉得挺新奇的。医疗经常是政府都做不好的事情,市场能够更优化地提供这种服务吗?(难道不是好的医疗资源都被有钱人占用了?)如果我特别懂资本主义的规律,利用这些来做成我想帮助别人的business,真的可行吗?

最近其实还听了一集讲open source开发的,那个嘉宾也在说,开源社区可以少对钱敏感一些,允许一些资本介入。。。

其实两个节目我都没有听得特别懂。就记一下。。。

无意义无结论的一篇乱炖废话

去年双十一看到牛津出版社的very short introduction中文套装电子版在打折,一本书平均下来好像就一块钱,贪图便宜买了。随便挑了其中一本“人生的意义”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读。没读多少我就无法信任翻译了。今天手一抖买了英文版。读起来就能跟上思路了。然后下面是暴露无知懒惰半瓶水叮当响的记录。其实只是午休时翻了几页,读了半小时也不到,就想来写日志记录,我也是够自恋的。

第一章上来在说我们先研究一下这个问题吧!说了几句“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是不是真的问题之后,说,我们来看看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吧!这个问题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存在,而不是一片虚无?(因为要有了东西,我们才能质问这些东西的意义。)作者说,神学家的答案就是,存在的原因是上帝。

作者说,当你回答所有存在的原因的时候,你说“宇宙大爆炸”云云的话,并没有address问题的本质。如果原因是everything的一部分,你等于没有回答。

到这里,我这个思路狭隘的人回忆起我对这个问题的唯一看法:所有东西存在的原因——上帝也是一种存在,那么是不是还要追究上帝的上帝(的上帝。。。)?

忽然想到最近还在读的I am a strange loop。那本书看了两三章,作者侯世达在里面好像只说了一个概念:当研究人脑和思维的时候,不用追求从底层(神经元)到高层(思想)。更有效的方法应该是划分层级。(就好像软件开发不需要用机器语言一样。)我就想到,研究存在是不是可以划分层级?这个宇宙的存在是因为上帝,好了就这么一层。再上一层的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或者可以分开来研究。

但我觉得研究存在不可以划分层级吧!如果你研究出来上帝的定义,我就会想怎样绕过这个上帝。不过也许这个定义出来后一看,是绕不过去的。

以上是无意义无结论的一篇乱炖废话。

podcast 记录 U Penn Susan Shirk lecture

今天上下班路上听了这一集podcast。听的时候大概75%走神了(因为我走路特别专心)。我感觉基本上和Sinica往期嘉宾的观点和注意点差不多:回应质疑engagement,觉得2008年是拐点,而现在要不要decouple,还有川普是雪上加霜。

一个之前好像另一边没怎么听到过的point是,美国企业本来是促使美国政府和中国engage的主要动力。现在中国的外资企业政策非常不公平,可能这个支柱的态度在改变。

一个思路是,胡的时期管理比较弱,各个部门起来为自己争取利益。比如南海争端本来是没有的,就是有些部门搬起摄影机过去报道,把这个事情放到了前台。因为不够总体管理,所以一些不明智的主张开始盛行了,中国就无法塑造自己大度的大国形象。(我觉得这个观点有点牵强。习管理强,还不是很可怕?关键不是管理不善,而是管理方针本来就是这样。)

这位嘉宾说到新疆的时候说,她71年作为尼克松的先头部队访问过中国,见过“五七干校”,那不仅是惩罚,更是洗脑。the fact that they still think it works is perplexing。我好想跟她说,你越是觉得这种办法行不通,就越需要扩展你的想象力,想象一下它试图取得效果的过程会发展得多么极端。。。

Sinica Podcast – trade talks

很短的一集。一边听一边刷6双拖鞋,没刷完就结束了。听得也不认真,两位嘉宾的声音也很像,根本没搞清楚。就随便记一下。

印象比较深的是开头说,中美贸易竞争就像一个是美式足球一个是英式足球,一起玩的话美式足球运动员会伤到英式足球运动员。现在说你买我多少大豆就好比在那样的比赛里说我先让你20分,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中国某些领域的企业可以获得政府资助,竞争不公平。(这里我想说的还是,如果相信市场比政府调控更有效的话,最终还是市场会产生innovation。不过如果你一产生innovation就被夺来那也没法运作。而且如果人家对着干,有些行业还是会受伤。所以。。我也是感觉很动摇。)

然后说,竞争环境好的话,不仅对外资企业有好处,对本土私企也是很有好处的。而私企是经济增长的大头。这两位嘉宾可能是自己身份的关系,说得好像很相信ccp希望私企做好一样。可能我从社交媒体获得的消息很片面,但是我的印象是私企正在被压缩。今年的用人成本增加,而监管越来越可以随便打死你。

然后还说,虽然科技公司进不来,但是快消还是前景很好。比如保洁最近公布的财报(?)就很好看,主要因为中国的需求还是很高。

还有就是,目前企业都不知道要不要decouple。

好像没人觉得前述问题是这些谈判里可以解决的。

Joss & feminism as in Angel S3 Ep 6 “Billy”

看了一下我的记录,这一集是1月20日看的。我非常喜欢这一集。我没想到男性作者写性别问题可以写得这么好。我目前听Dusted都是过一段时间听的,因为我觉得尽管他们已经很注意了,但是当集对下一集还是有点剧透。所以我往后看了几集后今天才听了这一集Dusted。里面提到这一集里Cordelia去找Lilah的那段场景,是Joss写的。我忽然对Joss写女性的风格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因为我很清楚地记得看到这个场景里Cordelia说你的睫毛我一看就知道是哭过以后匆忙补刷的,之后她们还用fashion knowledge对战了一下。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我忽然有点出戏,觉得有点过于夸张了。Lilah的一个眼睛都被打得睁不开了,还刷睫毛膏?然后她们对设计品牌的鞋子的知识有来有去地对战了好几个回合(我觉得那一定是夸张的吧!),看似也很没必要。听了Dusted我才知道,这一段是Joss写的。我才意识到这一段真的很像他。我超级超级喜欢Joss的,但我还是认为他有时候会纵容自己,特别是这种夸张的地方,或者有些俏皮话的地方。

经过Dusted点拨后,我也看出来这个场景里的一句台词也正好是Joss写女性的优点,而且是容易被人曲解的优点。(其实我有点理解如果你倾向于讨厌Joss你就会觉得那不是优点。)这里Cordelia先是在前面的对话里说Lilah是vicious bitch,然后对Lilah说:

No woman should ever have to go through that, and no woman strong enough to wear the mantel of ‘vicious bitch’ would ever put up with it.

Joss一直被奉为写strong women的先驱,rightly so。这就容易遭到怀疑和吸引找茬儿的人。这是因为Joss其实喜欢使用这些非常tropey的女性元素,比如研究fashion,或者说用”vicious bitch”这种词。说实话我也不喜欢鞋子和睫毛膏对话(主要是因为觉得太夸张,怀疑是男性误解下写的,但也可能是我对fashion太不懂所以才觉得太夸张)。但是我能欣赏把vicious bitch称谓当作武器的Cordy和Lilah。

从表面上来看,Joss的很多女性描写是非常传统的。比如他让海王说神奇女侠hot。甚至闪电摔到神奇女侠胸上来表现闪电的awkward和速度(一下子就站起来了人家甚至没意识到)。我的感觉像一个保守的家长,想对他说你干嘛不收敛点,让别人可以说闲话?但是Joss像一个有勇气反叛的孩子一样就是不肯听。如果我要找茬儿的话,BtVS第四季的Willow变得很强之后他觉得需要另一个女性来给我们sense of peril,因此才引入了Tara,我甚至可以说这一点(一定要有一个damsel)也证明了他是假惺惺的女权。Inara为什么要出卖身体?Kaylee为什么要甜美?Zoe为什么要对Mal那么忠诚?River为什么要保护?Saffron为什么很大程度上是靠美色行骗?更不要说黑寡妇生孩子的问题了。。。

对这些找茬儿,我可以从两点反驳,这两点是能把我说得心服口服的。第一:这些女性都不一样,那些品质也并不是她们唯一的品质。Tara并不是柔弱的,她的内心是强大的(好吧我个人目前觉得她没有柔弱时期的Willow强大);Inara的companion职业,更重要的是companionship,并不是一个姿色可以的女性就可以胜任的。而Inara在整个group里也是一种母亲般智慧的存在;Kaylee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的甜美和直率的组合;Zoe对Mal的服从并不是绝对的,如果说Mal会听取谁的意见,那最有可能的是Zoe;River是这群人里最超能力的存在;Saffron则是当时少见的女性反派。至于Cordelia,谁有办法把vicious bitch写成如此让你喜欢的角色?如果一个作者写一个男性强壮但有温柔的一面,没人会说他假惺惺,其实是男权至上主义者;但很多人看到Joss写女性或者温柔或者性感或者vicious bitch,就说他是假惺惺的女权。这么一想,Joss受到的也是我们女性受到的那种双标。

第二点反驳,则是非常简单的:我喜欢这种不是从“我要写个女权偶像”出发的态度。我真的没有看到过别人写的女性角色能超过Joss的。要是Rey有任何一个Joss的女性角色的十分之一水平我就谢天谢地了。

目前我最喜欢的Joss角色:Zoe, Buffy, Faith, Kaylee, Willow, Cordelia


顺便再表白一下Tim Minear(这一集的writing credit是Tim和Jeffery Bell)。看Angel的过程是我认识到他和Joss区别的过程,这个过程让我appreciate到他对Firefly的贡献。Tim有一种把所有情节都琢磨上升到哲学层面的倾向,并不是经常直接写出来,但是你能感受到他的剧本总是有一种冰山一角的感觉,90%是没有写出来的基础。

Sinica 两位大使的采访

就随便记录一下。我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主要是目前刚听完有一种神秘的冲动想要记录。今天在家工作所以有时间洗菜、边洗边听。)

Jorge Guajardo在2007到2013年期间担任墨西哥驻华大使。David Mulroney在2009到2012年期间担任加拿大驻华大使,此前他有很丰富的和东亚打交道的经历。

关于态度改变。Guajardo大使说,他会出席一些记者招待会,一般都是很友好的soft ball question。那种招待会最后,总是会问他,你觉得中国能向墨西哥学习什么。他会回答,没有什么,我们是来增进贸易的,不是来授课的。在他任期的最后几年,他注意到这个最后的问题变成了:“你觉得墨西哥可以向中国学习什么?”他的回答还是,没有什么,我们不是来学习的。Mulroney大使说,有时候发生了什么摩擦,公开场合下,官员们会跟你讲party line,但是结束后他们往往会单独送你上车,这段路上会私下说几句客气话。但是也是在他的任期的最后一阵子,这个送你上车时的客气话没有了。

Guajardo说了一句别人说的话:Trump is not the President America deserves, but he’s the President China deserves. 他说他不赞成川普做的大多数事情,但是他觉得对中国的态度是有作用的。他不赞成美国退出巴黎公约,但是以前中国会说,你看你需要我们和你们在气候问题上合作;他不赞成美国直接和朝鲜谈判,但是现在在这件事上不需要看中国脸色也蛮好的。他还说中美贸易受阻后,其实对墨西哥是有好处的。在对中国的问题方面,别的国家都是采取投机态度,希望别人出头。如果英国和中国吵架,法国会想办法从中获利(换成别的国家亦然)。大家并不团结起来。而川普显然也不是build coalition的类型。

这期节目是12月录的,问到华为的事情,Mulroney大使说,他感觉中国人并不明白美国和加拿大的关系,好像中国人觉得只是权力依附关系(因此以为可以用要挟的方式使加拿大改变立场「说明一下这里有一个有点关键的词我没听懂,部分猜的」)。加拿大和美国的确有很复杂的关系,但是引渡问题是一个法律流程,不可能不遵守的。这位大使之前还稍微批评了一下Trudeau对中国的无知。他还说加拿大保守的党派对中国太敌意,民主的党派对中国太天真。

记完上面这些,再去看了一下官网的highlight,发现我的注意点和highlight重复率挺低的。这里面提到的我前面忘了提的我觉得有意思的只有墨西哥大使说,在川普之前,好像一直有一种默认的规则是墨西哥会和美国一起抵制华为。川普上任后墨西哥忽然不再抵制华为了。墨西哥本来就不认为自己的安全收到威胁。但是我觉得podcast里他并没有分析为什么。那么作为一个layman我想很可能是川普对墨西哥的态度(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except North Korea)让墨西哥觉得没必要配合美国了吧!这么说来,川普对中国的强硬态度得到的一点点成效也被在墨西哥的效果抵消了。

植牙1

拔牙后我一直没去植牙,因为不敢面对。看到说拔牙后3个月要植牙,否则牙床条件改变(会有萎缩、边上的牙齿会移动、对面的牙齿会长长),会需要植骨什么的。我拔牙后拖延一年半了,已经做好要多费时费钱的植骨的准备了。去医院了解了一下,居然说我的条件挺好的。约了今天去植牙。只要跨出第一步,后面的也拖延不了了。我约了早上八点的,因为想顺便把作息调整过来,但我已经一年多没有过一次早起了吧!

整个过程和网上各种帖子说的很符合。签字交钱拿药,漱口,进手术室。这是我第一次穿手术服。躺在手术台上,脸上被涂了什么,无菌处理。然后被布遮盖。打麻药有点疼。然后就没有感觉了。我基本上可以想象医生都在做什么(脸被盖上了看不见),因为看了不少科普视频了。一开始应该是割开牙龈(但我想象不出来我感觉到的对旁边牙齿的拉扯力是在干什么)。嘶嘶声是吸血/口水的机器,而电钻是伴着洒水进行的。电钻钻得脑袋震动,有点吓人。最后很明显感觉到医生在旋扭填充物。然后是缝针(这也是我第一次被缝针),我以前一直不知道缝针就是真的用线缝的,下周还要去拆线。有一段时间是没有护士/机器扒着我的嘴,要靠自己的力气一直张着嘴有点累。缝完针就可以出手术室了。然后去拍片。拿了一个冰袋敷脸。

我不太上医院,但是这两次去市口腔医院的经历感觉系统工作得很好。基本上只要拿着我的卡去各个柜台,就有我的记录。今天去挂号的时候也是,预检台的护士听说我有预约就让我直接去挂号了,我还很不确定她是不是明白了我的情况。但是挂号的地方告诉我有我的预约记录。这paperwork带来的效率我没想到。我拍的片子也都是数字化的,这头拍好那头医生就可以看了。

从医院出来,才十点不到。平时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工作。真是羞愧现在的行动力。天气难得地很晴(但是空气质量并不好,天非常灰)。我就顺便散步到外滩去了。然后又走了很远坐一辆公交回家,让我疲劳的眼睛可以看看白天的室外。周一上午的市中心真的好冷清。

现在已经距离手术结束过去四小时了。两小时的时候脸很肿,又冰敷了几下后,现在脸不太肿了。伤口带着半边脸一直持续作痛,不是很强烈,但我还是没吃止痛片。医生说当天继续去上班也没问题的。我还是今天请假一天,在家晒晒太阳。

昨天为了缓解焦虑看了很多别人的经历(主要是看了油管上的科普和知乎上面的一些文章)。我觉得缺牙植牙的群体,如果能知道相对年轻的人中,植牙并不是很少见,可能可以减少一些心理压力。

拔牙

终于要结束我这段无齿之徒的经历了。。我要重新做人。。

The Conflict of Technique and Human Nature

最近在精读罗素的Authority and the Individual,真惭愧18年一本罗素的书都没读。年底拿起这本小书想要充数的,忽然异想天开想要精读。因为受了Dusted Podcast分析每一集电视剧的做法的激励,我后来看一集就先自己稍微分析一下,再去听他们的说法。然后我想,我这个力气用在看书上面可以吗?

今天忽然把第四章的贴出来,因为觉得是这本书的精华。读完后还要整个贴一遍。

Lecture 4: The Conflict of Technique and Human Nature

这一章是这本书的精华了吧。

先概括一下内容:工人做工作的目的,和工作的成果有分离。这个分离历史上从奴隶的出现就有了。奴隶造的金字塔和奴隶没关系;和后来的农奴种地所得也不属于他。到了工业革命前夕,农奴变少了,手工业主变多,成为自己的主人的人变多了。然而工业革命后,量产工厂兴起后,绝大多数人在这个问题上又回到了从前:工作的目的和工作的成果完全分离。

这种分离带来的问题,如果先不谈工人的感受的话,首先可以说是产品的质量的下降。企业主可能比工人对工厂的成果关系更近,然而企业主实际关心的是盈利,如果要盈利,比提高产品质量更有效的方法可能是降低成本(和质量)和增加广告投入。

除了产品质量下降,还有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在任何大组织里都有,不论这个组织是一个像工厂一样的经济组织,还是政治上的组织比如一个国家。

第一是工作和成果的距离太远,无法给工作者本能的动力。举例来说,当时(二战后)英国的经济不行,需要提高出口。要提高出口,就需要每个工人加大产出。这一圈绕得特别远,单个工人完全无法感受到自己的作用。相反的,如果是营救沉船,因为成果就在眼前,大家不需要更多解释就可以服从命令。如果营救沉船之前需要理解一些经济原理,那么船肯定是救不上来了。

第二是管理层和基层距离太远。政府的经济决策很难让人感受到实际address了问题。因此好处明显可见的政策可以比坏处大面积分担的政策给人印象深很多。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政府总是愿意让通货膨胀来解决一些小范围的问题(而实际上所有人的货币都贬值了)。

管理层距离太远还有一个问题是官僚主义。普通公务员可以刁难你。军队将领和普通人虽然是被雇佣和雇主的关系,前者却地位高很多。在企业里也是,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他的上上级是谁,即使有好主意也无法传达实施。这不仅带来效率问题,还让普通人的工作变得没有动力。战争可以让举国上下和谐,但不是长久之计。竞争也是很有效的刺激。但是更好的一个办法是小范围的民主,可以让基层普通人对自己的工作有ownership的感觉。

历史上有一些好东西是只有极少数人有的,在追求平等的时候我们往往容易看低它的重要性。其中一个有这种危险的东西就是自尊。如果不顾及个人尊严,每个人就会变成所有人的奴隶,这只比每个人都是某一个人的奴隶好一丁点。

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人都过着痛苦的日子,被无形的巨大力量推着走。现代科技使得这种状态不再是必要的了。但如果我们不加以注意,现代科技的力量只会帮我们建造一座监狱,而且是所有人都在里面的监狱。

以上是概括!对这一章我有一个小批评,只是结构上的。这篇最开始说一段工作的means到end的距离,随着人类认知的增长,可以变得很长。我觉得这一段跟这篇的主旨和说理思路都没有关系。后面说的都是工作成果和工作目的/动力的分离。

我觉得罗素把问题提得很清楚了。清楚到我知道solution了!(喂)但他根本没有说我的答案,连暗示也没有,所以可能他的solution会和我的不一样。经济和管理行为的复杂和庞大规模造成了多数人行尸走肉地过日子。但是人类文明,就是因为这些发展而有能力发展科技,做出这么多事情。解决方案不是警告经济的危害性,而是,研究经济学和管理学,让大家能像解释物理现象一样地分析经济规律,像发射宇宙飞船一样地调整经济分配。也许我这么想是因为对经济知道得太少,觉得可以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去套用。因为我去年被《人类简史》洗脑了,觉得要用那种眼光看待现在的经济力量。那样的话,我看到的都是,虽然世界在以资本主义运作,产生里巨大力量,简直要把地球搞爆了,但我们的理解却还很少,而且每个人都在想,我也是身不由己啊!罗素似乎没有往这方面想,可能因为他没看过《人类简史》。罗素绝不是一个守旧的人,但他毕竟是那个时代的人。